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

Hold住姐:臺上追求浮誇 臺下看重內心快樂

Hold住姐:臺上追求浮誇 臺下看重內心快樂: "Hold住姐:臺上追求浮誇 臺下看重內心快樂"

'via Blog this'

稱的上有趣, 特別備份一下




「整個場面我Hold住」、「Not fashion」。最初以「給力」、「浮雲」之勢佔據網絡,成為茶餘飯後的新鮮消遣時,這個髮型誇張陰陽怪氣、正在從大three升大four的21歲女生的舞臺命運,並沒有真的牽動很多觀眾的心。大浪淘沙,多少網絡紅人轉瞬即逝,與其嚴肅地思考她是否能夠長久地留在娛樂圈,大家似乎更津津樂道她足以傳世的絕技———「一秒變格格」。
後來發生的事情顯然超出了多數人的意料:在Hold住姐8月9日首次亮相之後,金牌製作人王偉忠毫不猶豫地將其納入麾下;21日她受林志玲新片《幸福額度》之約拍攝預告短片;23日在新浪微博進行「微訪談」,粉絲人數目前已經突破15萬;24日錄製《康熙來了》,與諧星界的骨灰級人物小S正面PK。而這一切的發生,都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裡。
這個Hold住姐,到底是何方神聖?
她敢在所有人的大笑聲中一本正經地傳授什麼才是fashion。她敢叫老闆王偉忠跟她一起做誇張到露底褲的pose。她敢在林志玲擔綱女一號的電影《幸福額度》預告片裡,自稱是「時尚界的師姐」,要教她一些走紅毯的小技巧。她敢在小S的地盤上公然叫板徐老師,還套近乎說什麼「我們的外形是不分軒輊的」,直接被後者啐了一地口水。在舞臺上的世界裡,她Hold住一切場面,自大浮誇目中無人。
但前日接受南都記者獨家專訪時,沒有拽拽的怪強調,沒有Hold之外的英文單詞,也沒有唯我獨尊的女王氣勢,舞臺之下的Hold住姐濃粧洗凈,變成普通的臺灣女生謝依霖。她說平時並沒有很多演出的經驗,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在打工——最近的一份兼職是在一家飯店當服務員,「要是那天剛好要打工或是有其他事情,就不會有現在這一切了。」在現實的世界裡,她同樣Hold住一切,「要是我明天不紅就不紅啦,我就做回我自己,回去飯店打工。」
臺上臺下兩種Hold住,你更Hold得住哪一種呢?
臺上忙party,臺下忙打工
「要是那天剛好要打工或是有其他事情,就不會有現在這一切了」
Hold住姐語錄
我們學表演的,上臺就是演角色,下戲就是我們自己。
南都:你媽媽爆料說你打電話跟她講:「珠珠(媽媽的小名),我闖禍了。」為什麼說闖禍了?
Hold住姐:對啊,我故意跟她說「珠珠,我闖禍了」,然後看她怎麼說?跟她說我去參加一個試鏡,然後上了,要上節目。她說:「不要啦,好丟臉。」我就說:「你就不要承認我是你女兒就好啦。」她又說:「要是人家問怎麼辦?」我就說:「你就說長得很像,不是就好啦。」
南都:那她現在有承認嗎?
Hold住姐:不得不承認啊,全世界都知道了。
南都:家人看過節目有跟你說什麼嗎?
Hold住姐:那天我們一起看的,感覺好尷尬。外婆有在笑,我問外婆說:「你覺得搞笑嗎?」她說:「好笑啊,那個奶罩拿上去蠻好笑啊!」
南都:那次的節目有準備很久嗎?
Hold住姐:其實沒有,才準備了三天。我同學覺得蠻搞笑的,我覺得還可以。可是他們也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轟動。
南都:可是那個Bra變格格會露點啊!
Hold住姐:不要在意,那個只是玩笑。我怎麼可能真的去清朝party?
南都:我還在想那個怎麼變,會變裸體誒!
Hold住姐:對啊,裸體也Hold住啊(哈哈)。
南都:那些口頭禪是你平時的口頭禪嗎「Not fashion」「Don『t worry」?
Hold住姐:不是誒,是當時臺上那個角色自己蹦出來的語言,我平時還好,不太會這樣。
南都:那你平時會講Hold住嗎?
Hold住姐:「Hold住」會啦,也不會那麼嚴重,平時打麻將時會說:「你Hold得住Hold不住」這樣子。
南都:那個腔調有困擾你嗎?現在每次上節目都必須這樣。
Hold住姐:其實還好,就角色而已。我們學表演的,上臺就是演角色,下戲就是我們自己。
南都:在這之前你有很多表演經驗嗎?
Hold住姐:學校的舞臺劇啦,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打工,沒有那麼積極找表演。因為我現在大三升大四,馬上就要畢業了,有人問我,你那麼搞笑為什麼現在才上節目,為什麼之前沒有去找表演機會。其實這個是別人叫我去的,平常我都在打工或者我沒有那麼自信,沒有那麼大的野心。
南都:這個是別人叫你去的!?
Hold住姐:節目打電話到我們學校,要找一個會搞笑的人。然後那天剛好沒事,要是那天剛好要打工或是有其他事情,就不會有現在這一切了。
南都:那你除了在飯店打工,還有在別的地方打工嗎?
Hold住姐:我有打過很多工,小時候有陪親戚擺過夜市,有當保姆,因為我很喜歡小孩,有當兒童攝影助理、婚紗禮服秘書、賣衣服的。陳正道(《幸福額度》導演)之前的《盛夏光年》是在我家鄉(花蓮)那邊拍的,他在拍的時候,我在飲料店打工,每天幫他們送飲料,每天送三次,每天送30多杯。
南都:打工的時候有人覺得你很搞笑嗎?
Hold住姐:平時可能比較活潑,打工的時候比較不喜歡,也不是不喜歡,如果這樣會覺得我比較輕浮。
南都:他們有打電話跟你說在電視上看到你嗎?
Hold住姐:有啊有啊,他們說我深不可測!我之前在圖書館有在那個辦公室裡面打工,很安靜做文書處理的工作,然後他們就說看不出來你可以這樣。
臺上追求浮誇fashion,臺下看重內心快樂
「我就做回我自己,回去飯店打工,我一樣開心」
Hold住姐語錄
我朋友常常幫我當心理醫生。他們常常擔心我不紅、不好,但是我覺得明天怎樣真的不一定,我明天可能就死了,為什麼要擔心那麼多呢?……人生苦短,一定要快樂,很多東西要看開。如果我明天不好笑就不好笑了,又不會死。要是我明天不紅就不紅啦,我就做回我自己,回去飯店打工啊,我一樣開心。
南都:走在路上聽到人說「Hold住」「fashion」會很得意嗎?
Hold住姐:不是得意,是很開心。我覺得我今天做的事情讓別人有一個話題可以聊確實是一件好事。
南都:平時是素顏嗎?
Hold住姐:素顏啊。現在我整個臉上沒有任何的東西。
南都:會被認出來嗎?
Hold住姐:不會誒。
南都:別人議論你,你會停下來暗暗地聽嗎?
Hold住姐:暗暗地聽啊,然後耳朵張得非常的大,就說很搞笑啦,然後我就會想跟他們說:「你說得真對。」
南都:碰到很帥的人,會不會想走過去跟他說:「就是我,就是我!」
Hold住姐:不會,帥哥一般不會對女醜有什麼想法的。
南都:那你有看過其他人模倣「一秒變格格」嗎?
Hold住姐:有啊,很可愛。
南都:有讓你印象深刻的嗎?
Hold住姐:有一個男生T恤翻上來頭上有一朵花,還有臺灣把熱褲放在頭上,也很可愛。
南都:可不可以描述你普通的一天,還沒有上任何節目之前?
Hold住姐:早上起床,呃,因為我還蠻夜貓的,應該是下午起床,5點去飯店打工,接著在員工餐廳吃(飯),然後一直打工打工,11點員工餐廳吃飯,夜裡1點下班回家,看電視什麼的到早上6點吃早餐,吃完就睡覺。
南都:現在還有去打工嗎?
Hold住姐:沒有誒,沒有時間。
南都:現在的一天時間是怎麼麼樣過的?一早起來趕通告?
Hold住姐:現在其實還好,會跟公司討論很多以後經營的事情。
南都:我看到你在微博上講:「如果每個人眼睛都只專心看到現在擁有的,一切都很美好。」是擔心會失去嗎?
Hold住姐:也不是,昨天有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我朋友常常幫我當心理醫生。他們常常擔心我不紅、不好,但是我覺得明天怎樣真的不一定,我明天可能就死了,為什麼要擔心那麼多呢?每一天都要過得幸福。我現在擁有幸福,可能不比別人多,但已經擁有很多了。比如說我的家庭,我的家庭可能沒有別人有錢,可是很多人生下來就沒有父母。我珍惜這一切。有些人會擔心我現在太紅,以後不紅,可是多少人想要我這個機會?所以我覺得珍惜眼前的幸福,你就會很快樂。
南都:這個是你爆紅之後的感悟,還是一直這樣覺得?
Hold住姐:這個是我一直這樣覺得,人生苦短,一定要快樂。很多東西要看開。如果我明天不好笑就不好笑了,又不會死。要是我明天不紅就不紅啦,我就做回我自己,回去飯店打工啊,我一樣開心。
臺上囂張踢館,臺下誠懇道歉
小S說「沒關係,你很有種」
Hold住姐語錄
我既然敢看(負面評價),我就不會在意。最好的經驗就是從錯誤或者別人的傷害中學習。他們有些講的方式可能是攻擊你,但如果他們出發點是傷害我,他們可能沒做到,反而幫助了我。
南都:你微博上說前天是很緊張的一天,為什麼很緊張?
Hold住姐:因為前天早上做偉忠哥的節目,晚上上《康熙來了》。
南都:哪一個更緊張?
Hold住姐:其實我本來覺得《康熙來了》最緊張,但是我上了偉忠哥的節目之後感覺還好。可是還是很緊張。
南都:因為要跟小SPK?
H old住姐:對啊,因為她是巨星啊,我是新人剛出來,出來沒幾天就上了偉忠哥的節目,又上小S姐的節目,覺得不可思議,怎麼這麼快這一切就來了。
南都:那些橋段是你自己想的還是現在有團隊在幫你?
Hold住姐:自己想的,現在還沒有團隊,只是有跟身邊的人討論,像詹哥,然後我身邊有很多工作人員,他們會給我建議,我的同學也會給我建議。每天就問:「翊琪姐(經紀人),你覺得搞不搞笑?」然後就笑笑笑笑。我覺得現在工作還蠻輕鬆的。
南都:把髮箍說是十幾年前的東西,這個是誰想的?
Hold住姐:這個是我想的。
南都:小S很受傷嗎?
Hold住姐:畢竟人家是大明星,很大氣。後來我有跟她道歉,覺得很不好意思。她說:「沒關係,你很有種。」
南都:豈不是很得意?
Hold住姐:沒有,其實我很謝謝,覺得他們很寬宏大量不跟晚輩計較。
南都:上節目前一天有沒有緊張到睡不著,想怎樣才能更搞笑?
Hold住姐:沒有誒,緊張了就不搞笑了,我前一天還蠻安穩的。但是上完後就「哇,我好像做了一場夢誒」,我上一個節目8月9日才播出,現在就上了《康熙》!我在臺上其實還好,我比較緊張的是等上臺的時候。一直不停暖身體,不停地做伸展運動,然後上臺之後就完全不會緊張了。
南都:你覺得那期最搞笑的點是什麼?
Hold住姐:應該是小S吐我口水。
南都:是你們事先想好的嗎?
Hold住姐:沒有誒,還蠻搞笑的。
南都:如果把你和小S出道時拿出來做比較,誰比較Hold得住?
Hold住姐:誰比較Hold得住?我覺得她很厲害,是明星巨星要跟她學習啦,不能比的。我覺得她已經奠定了一個基礎,一個不可磨滅的地位,沒有人能夠取代她。可能十幾年以後又有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出來,拿她跟我比較也不一定。
南都:上《康熙》跟你原本想的提前了多少?
Hold住姐:我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一步,這個根本就太意外了。
南都:那你有沒有想過多久會出道?你本來就是戲劇係。
Hold住姐:舞臺劇比較多是表演,沒有想太多能不能出道。但是明星夢大家都會有,都有想過在舞臺上搞笑的那個人是我。但是現在發生的這一切比我想的還要誇張,我現在都覺得像在做夢。
南都:小S說回頭看自己就覺得想死,你敢重看自己的節目嗎?
Hold住姐:不想看誒。
南都:為什麼?
Hold住姐:因為我會看到很多自己的不好,很多地方覺得自己還可以改。但我還是會看。看的時候不是洋洋得意,是真的覺得自己要改進。我還會很仔細看別人給我的負面評價,看微博或者youtube下面的評價,我一般有空都會去看。
南都:對負面的評價會很在意嗎?
Hold住姐:我既然敢看,就不會在意。最好的經驗就是從錯誤或者別人的傷害中學習。他們有些講的方式可能是攻擊你,但如果他們的出發點是傷害我,他們可能沒做到,反而幫助了我。
南都:心態真好。
Hold住姐:看的當下肯定會憤怒啦,我也不是聖人,那些東西消化過後,過濾掉那些不好的東西,剩下的東西留著。支持還是會讓人感動。
南都記者簡芳
錄音整理實習生薛雨欣(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