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0日 星期四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 幸福 只有自己知道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 幸福 只有自己知道: "我結婚10年了。前一陣子同事碰到我吃完飯跟個男人有說有笑的走出餐廳,以為我是跟情夫在一起,因為他們不相信生活10年的夫妻,還可以那麼親密。"




幸福,只有自己知道 -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35期


我結婚10年了。前一陣子同事碰到我吃完飯跟個男人有說有笑的走出餐廳,以為我是跟情夫在一起,因為他們不相信生活10年的夫妻,還可以那麼親密。

不過,我剛結婚的前兩年,每天都覺得一定會離婚。不是當時夫妻感情不好,而是丈夫的條件與我原來的預期差太遠了。所以我每天都覺得我一定是被沖昏了頭,或是出了什麼問題,才會答應嫁給他,我總有一天會清醒過來,發現自己錯了。但是從來沒有這一天。

我的父親是高階將領,英俊挺拔。我一直認為,我的伴侶要是父親的翻版,像父親一樣英挺,而且各項條件也要配得上父親的身份。父母也曾經製造機會讓我認識高官的兒子,但是不來電。

我跟先生原來是不熟的同事,只因為當時追我的醫生臨時有事取消約會,我才有機會跟先生出去吃飯,沒想到兩個人的感情從此快速進展。我們才認識兩個月,他就向我求婚,我再拖了兩個月才答應。

家世背景像是履歷表上的學歷

但是,當時我好緊張,怕父親會不同意我們結婚。我是國外名校的碩士,先生是台灣的大學畢業生;我的父親是做官的,他的家庭是南部平凡的小康人家。

我把先生的照片寄給我在美國唸書時認識的朋友看,他們興奮的問我先生到底是一八幾,我回答:「差不多,差不多,不過差個十幾公分。」而且,先生當時也沒有錢,求婚之後問我可不可以借他5萬元,他可以買車接送我上班。


§


我父親同意了,而且反應出我意外。父親跟我說:「你何必去嫁錢?我培養你、讓你受了那麼多的教育,就是讓你不用再委屈自己,不用靠別人,可以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父親的話讓我鬆了一口氣,也點醒了我。父親是看得透徹。

其實,家世背景就像求職履歷表上的學歷一樣,只有在一開始的時候有用,跟後來的發展沒有關係。

我先生大氣、上進、學習快。我雖然學歷比較高、工作也很順利,但是先生的工作、薪水從來沒有比我差過,還會投資理財;他在外商公司工作,出差世界各地跑,見識比我更廣;而且先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對很多事情都有不同的看法,相較之下,我反而顯得很傳統,如果我今天有任何特別的看法,都是因為受到先生的影響。

我現在知道,金錢、學歷真的不是選擇伴侶的指標,但是我想這句話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我看過許多留美的、名校的、有博士學位的人,他們在別人眼裡或許條件好,但是不見得有想法、對待伴侶的態度也不見得平等。

先生欣賞我有見識、懂世故

我先生欣賞我比他強的地方。

先生的家庭純樸,我公公是一般的上班族,婆婆是家庭主婦,給家人很多的溫暖、很好的照顧,但是生活的圈子比較小。

我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接觸得廣、見識得多、待人處事也比較成熟世故。先生欣賞我這樣,他覺得如果他的家庭也能夠讓他早一點有機會學習、多瞭解人際之間的複雜,他在工作、處事上可能可以更好。


§


所以,先生尊重、喜歡我的工作,期待我做個有見識、有社交地位的太太、母親,將來孩子成長、發展,我還可以給予有價值的建議。

我生了第一個孩子後,因為孩子健康問題,離職回家帶小孩,但是只維持了10個月。我待在家裡眼界變得好窄,每天就等著先生下班可以跟他抱怨菲傭的一舉一動,我不快樂,先生也覺得這樣不好。我們決定把小孩送到南部給公婆與小姑帶,我們每個週末會去看孩子。

小孩交給公婆,可以得到很多的愛、很好的照顧,餐餐都可以吃到現煮的稀飯,跟著我只有吃罐頭嬰兒食品。但是我的心理也要調整。

在孩子的心目中,我並不是最重要的人,他們每天睡覺,要抱著的是他們姑姑的手,孩子牙牙學語時是對著姑姑叫媽媽、對姑丈叫爸爸。但是孩子崇拜我,我每個週末都帶給他們新鮮的東西。就像我與我的父親,同住一個屋簷下的時間可能只有3年,但是父親永遠是我最崇拜的人,影響我最深。

前陣子我們回南部,一家人散步,在夕陽餘暉中,我看到馬路印著兩個長長的身影牽著兩個矮小的影子,我好滿足。擁有這一切,逐漸老去也甘願。幸不幸福,真的只有自己知道。

另一個她的故事》我把整個家都外包

她是一家外商企業高階主管,已婚,育有一子。她說:「我不要別人主導我的生活,委曲求全最後是不會快樂的。」


§


一個人幸不幸福,是要看他對幸福的定義是什麼,每個人不一樣。有些女性每天做好一桌飯菜,等著先生、孩子回家開心的吃光光,看到大家平平安安,就很滿足。那也是幸福。

我不是這樣,我要工作。工作給我好大的滿足。

我念的是法律、教育,但是進入完全不同的領域做業務工作,看到客戶接受我的建議、我的產品,我不但達到目標,也看到客戶企業的改變,甚至看到客戶先相信我,才相信我所代表的企業,真的很有成就感。

但是,我也要家庭,而且我認為家庭很珍貴。所以,我等到真的準備好了,才開始家庭生活。

我跟先生認識12年才結婚,之前雖然曾有衝動想結婚,但是我認為結婚不但要感情穩定,而且要能夠負擔得起所想要的家庭生活,才能結婚。

我要有窗明几淨的生活。這在談戀愛的時候很容易,只要找窗明几淨的地方約會就好了。但是家庭不一樣,我與先生都喜歡工作,誰做家事?

而且先生從小被照顧得無微不至,下班回家把襪子、衣服一路從大門口丟到房門口,都已經三十多歲了,也很難改。彼此剛開始熱戀的時候,可以幫他一樣樣收好,但是熱情過後,收拾就變成了吼叫。我不要這樣過日子。

所以,我把家務外包,整個家都外包,就像企業外包工作一樣。

我裝潢房屋的設計師送上估價單時,我跟他說:「你開的價錢我一毛也不砍,但是你要負責所有的維修。」不管是燈泡燒壞了,還是水龍頭漏了,我都只要打一個電話,他就要負責派人修理好。我買狗的時候,也一併找好狗店每個星期接狗去洗澡。


§


一到週末,打掃的、洗魚缸的、遛狗的都來我家報到工作,家裡喝的水是用蒸餾水開飲機,連燒水都省了,唯一的缺點是換水桶有點重。我所有的精力,都可以留下來工作。

說服阿姨辭職幫忙照顧兒子

我也要小孩。我與先生畢竟還是成長於傳統的年代,要對父母有交代。但是生小孩也要先安排好。

先生是獨子,我擔心公婆一定要我生男孩。所以,我吃了一年有機素,確定懷的是男孩,我才結婚。我不要別人主導我的生活。

孩子不是寵物,除了照顧,還要教導,我不放心交給外人,也不願意他被爺爺奶奶或是外公外婆寵壞了。我懷孕的時候就拿出族譜,找到我當時還在百貨公司工作的阿姨,再請外婆當說客,阿姨就辭掉工作幫我照顧兒子。我只有週末去看兒子,周一到周五,孩子白天也不准打電話給我,因為我在上班。到了孩子3歲,我才每天帶回家。

現在,每天晚上8:30,我一定到家陪兒子,陪他玩、講故事,到他睡著。我不打掃煮飯不是不愛孩子,但是如果我不陪孩子講故事,我就不對。我要把跟他相處的每一分鐘,都把正確的觀念放進他的小腦袋裡。

先生放棄孩子才能去大陸創業

三年前,先生告訴我他想去上海創業,我猶豫了一下。

先生是台灣科技名校畢業、美國的碩士,品學兼優,但是他工作後的收入一直不如我,我們又在同一個領域,他不舒服,我也有壓力,我想他去大陸也好,兩個人都喘口氣。而且,我們都不喜歡自己的父母對我們抱怨「我為你犧牲這麼多」,我也不要成為那樣的太太。


§


我答應了。但是,我要先生同意三個條件。第一,如果在大陸有新歡,一定要告訴我,我承受得起成全他們,但是我受不了欺騙;第二,台灣目前的財產歸我,我要扛起照顧孩子與雙方家庭的責任,他可以有最大的自由度去闖,這兩年就算賺錢也不用拿回家;第三,兒子的監護全歸我,我就算再愛工作,心裡底層還是有母親這一塊。

先生猶豫了一下,答應了,監護權的同意書也送到了戶政事務所。

或許別人說我自私,但是我要保護自己。


我看過太多因為到大陸發展出問題的家庭,我不要最後落得哭哭啼啼,也挽回不了任何事情。

現在,先生在大陸發展得還不錯,但是我們的婚姻變得很淡。他不在身邊,也不在同一個領域,我們連共同的話題也沒了。

我一個人在台灣撐著,工作難免碰到低潮,好想有人給我一點時間,喘口氣、靠一下,也沒有。但是想想先生一個人在上海打拼,應該更苦,至少我還有兒子永遠給我溫暖的擁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