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 你有Sense嗎?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 你有Sense嗎?:


「常識」,英文叫做「common sense」。似乎是每個人都應該理解的2個字,但你真的懂得它的涵義嗎?

光一個 common sense 就可以打爆很多人了...






有些人學歷高,卻是老闆眼中的「白目」員工;有些人念的是超冷門科系,卻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中大放異彩。而他們戰勝學歷限制的關鍵字,就是--Sense。 3位在不同領域中的「一流教主」,創造第一流身價、擁有第一等能力:花藝設計師齊雲、104人力銀行總經理阮劍安、李奧貝納廣告總經理黃國燦,他們憑著敏銳的Sense,在對生活、對人與對事等3個層面上,各有精采領悟,更因此將他們推向人生職涯的高峰。
民國104年,大學聯考招生總數將超過那一年的高中職學生總人數,錄取率將破百分之百。
當「全民大學生」的時代即將來臨,冷門學歷想出頭,你要比的是什麼?
有一種教室裡沒教的大能力,好學生不會,反而變成高學歷「白目」;而即使不具名校、名系血統,具備它,照樣能使你衝出重圍,讓人驚豔!
9月初,成立16年的晶華酒店破天荒推出一項飯店領導管理人才招募培訓計劃。通過層層考核跟長達1年的培訓歷練後,得分超過90分的候選人將直接任用為部門副主管(相當於副協理)。「這是正常速度10年的累積,」晶華酒店人力資源部協理林玉倩說,等於一舉打破過去所有陞遷的慣例。
這個明星候選人需要什麼學歷資格?門檻並不高,只要國內外大學畢業,英語流利。但是第一個「必殺關」,是200個涵蓋天文地理、政經時事、歷史文化的英文考題測驗,答對半數以上才能進入面試。「飯店就像個小型社會,面對的都是人,」林玉倩解釋。要用什麼方式來初步篩選一個人的機智與應變力?他們選擇了「常識」。
「常識」,英文叫做「common sense」。似乎是每個人都應該理解的2個字,但你真的懂得它的涵義嗎?
從事的「知識」,到人的「見識」
去年日本任天堂公司針對手提遊戲機設計了一款「大人的常識力訓練DS」遊戲,一推出,馬上登上銷售排行榜冠軍。
這套遊戲裡收錄了近2,000個包羅萬象的生活常識,由「日本常識力檢定協會」監製,他們對「常識力」的定義,提出了3個面向:
1.知識:包括「讀、寫、算」與「衣、食、住」兩大範疇。這些知識是基本的生活條件。
2.良識:包括基本倫理與道德觀。
3.見識:包括對人的禮儀、肢體語言及人與人相處的文化、默契,經常不靠言傳,只能意會。
看起來,「常識」似乎無所不包,然而集結每個瑣碎的問題,最終導出的是歸納生活所知後,對人、對事的本能判斷。常識理解的範疇多廣,可以作為一種指標,前亞都麗緻飯店總經理、國立高雄餐旅學院助理教授蘇國垚有個很好的詮釋:它是一種「對週遭的人、事、物領悟的能力。」
「很多人會跟你交往,其實是因為覺得你有內涵,而非你專業很強,」蘇國垚指出。當你在生活中「軟性」的那一面比別人更豐富,自然能展現出成熟圓融的態度,不但臨場反應因此變快,更有機會主導環境。真正讓人尊敬、喜歡的人,一定都少不了這種「alert」(敏銳)。
每個人都有感受的細胞,但學歷愈高的人,因為把時間、精力都投注在鑽研專業上,加上自信強、眼光總是追隨著目標看,反而往往容易忽略這種與環境互動的敏感度與重要性。
在愈是以人為本的行業中,這種「sense」愈關鍵,決定「人才」的比重愈高。空有漂亮的學經歷卻不能相得益彰,只會令人覺得「讀書」跟「做人」之間有落差,連專業的質感都跟著打折扣。
高學歷沒sense=白目
農家子弟出身、員林農校畢業的齊云生活館創意總監齊云,因為替不少政商名流掌理會場花藝設計,手法出色,近年來聲名大噪,不少科班出身的高材生都來找他拜師學藝。不過,齊云毫不諱言他並不特別喜歡科班生:「他們只懂他會的那部份,」齊云說。
最近有個大學生寄履歷、寄照片、還打電話來,可是「3次都用錯方法。不要在履歷表上寫『歡迎看我的部落格』,東西要直接呈現在對方眼前;不要把信寫得像散文、心情日記,寄來的照片還是家庭生活照,」齊云一項一項分析。乍看起來很用心,其實很「自我」,完全搞不清楚他到底在跟誰對話。
所以齊云面試新人,一定要求兩件事:請對方在1樓泡咖啡,送上4樓,或是請他去買菸,從中觀察。要是對咖啡的口味、溫度自做主張,都會被齊云打回票:「那是『你認為的』,你有沒有問過我,我要什麼?」
齊云的觀點裡,「生意」不外乎兩回事,就是「發掘人的需求」與「滿足」。而同樣的邏輯早已出現在跨國企業的取才方式。作為美國唯一從1973年以來每年都賺錢的航空公司,西南航空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它的「集體面試」。
每個求職者都得做5分鐘自我介紹,但西南航空看的不是台上報告人,而是台下,誰在專心聆聽,適時為別人鼓掌喝采;誰心不在焉,只顧著準備自己的講稿?後者當然絕對不會被錄用。

西南航空的理由很明確:「如果對身邊的人都漠不關心,又怎麼會真誠對待乘客?」
事實上,從對事到對人的sense,「常識力」的建立是有層次的。它的第一步,仍然必須以知識作基礎,但這知識要「廣」而不是「專」,表現在外的是「涵養」而非「技能」。
走出校門快人一步
比較起來,很多所謂「冷門科系」畢業的經理人,可能因為念的不屬於就業市場主流,卻是有助於人文素養的基礎學門;或是因為早早意識到一紙文憑不足為恃,為了在競爭中勝出,他們反而更善於從環境中汲取養分,靈活地觸類旁通。
像遠東商銀財富管理副總經理喻芝蘭,稱得上是金融界的「異類」。除了大學念的是台灣大學歷史系,她還寫下不少別人難以企及的紀錄:包括當過《八千里路雲和月》編劇,大學剛畢業就走遍大江南北;進入遠東商銀前,她是遠傳電信第一任法務暨法規處副總經理,還代表遠傳與和信簽約併購。
喻芝蘭一點都不認為讀歷史系是種「弱項」。她後來出國攻讀商科碩士,大家都很意外一個文科女生能拿下全班第1名,殊不知全得力於她大學時就對西洋經濟史、數學史、科學史打下了深厚的基礎。
能在35歲登上副總的位子,更大的理由源於喻芝蘭的特質。
「學校教的知識一定是過時的,可是出校門之後,我都快人一步,」喻芝蘭說。一個感興趣的新名詞出現,她會一口氣把相關書籍全掃回家,即使像「平衡計分卡」之類的術語,一開始跟工作根本不相關。喻芝蘭有個自我要求的原則:「當代流行的觀念,絕不能不知道。」

這個習慣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好處:首先是社交場合中,不愁沒話題。「大家都喜歡碰到能請教他專業的人,」不管對方背景如何,喻芝蘭很少「霧煞煞」,總是能順勢聊開,甚至串起不同線索,幫人與人搭起橋樑。
她的嗅覺為自己的職涯創造出不少機會。由於喻芝蘭「懂得多」,她在遠傳時,4次代表參加亞太經合會電信工作小組。「當老闆只能挑一個人的時候,我就叫做『多才多藝』,」喻芝蘭笑著解釋。
她原先是電信法規的門外漢,但是私底下自掏腰包去上課、研究,等到公司要新設「法務暨法規處副總經理」,放眼望去,竟然沒人比她更適合。
一個常識豐富的人,等於腦袋中開了很多不同主題的檔案夾,可以不斷累積、整合。「當你做到最高的層級,常常要定義這個世界,碰到問題,更要有自己的完整架構,」喻芝蘭從作為主管的角度,感受尤其深刻。
台灣微軟公關副總經理張衣宜的人面極廣,每天都要跟一大堆媒體記者打交道,可是她念東海大學哲學系時,不但讀的書很「形而上」,她自己也是「非常人文又不食人間煙火。」
學習真實世界的應對進退
直到一件小事,改變張衣宜的想法。
大學畢業後,她留在學校當助教,經常要幫繫上舉辦各種學術研討會。有一天來了一通電話:「省議會,我姓高。」話筒那一端顯然認為這樣已經足夠辨識出身份。偏偏張衣宜就是會不過意,還繼續追問:「你是誰?全名是什麼?」

「結果,他是當時省議會議長高育仁,」張衣宜邊回想邊笑說。這個在大人物面前的尷尬片刻,讓她從此開始注意政治動態,學習真實世界中需要什麼樣的敏感度與應對進退。
等到出國唸書後決定進入企業,實務上規畫活動、外界聯繫,全都難不倒張衣宜。而善於應用、活化哲學的底子,更使她能讓老闆的眼睛為之一亮。
1年多前,張衣宜從台灣阿爾卡特轉任微軟。前前後後,她一共面試了5關。每次面試結束前,她都會問一個問題,非關福利與待遇:「台灣微軟如何定義自己在全球微軟中的位置?」
「哲學就是喜歡探索『根本』,」張衣宜笑著說。最後一關的面試官是微軟大中華區總裁黃存義,聽到她的問題後大為讚許:「難得有人會這樣問。」他甚至還反問張衣宜:那其他人怎麼回答?
常識力的第2個層次,是從對「事」的「知識」順利推進到對人的「見識」,有時候這還需要一些人生經驗的催化,才能正確解讀表象背後的意義,做出適當的反應。
專業,就是連處理人的問題也很專業
比方說,被罵要怎麼處理?怎樣讓罵你的人反過來欣賞你?
礁溪老爺大酒店總經理沈方正,踏入職場工作頭3年在來來大飯店,有次去找其他部門的主管借資料,卻毫無預期地被狗血淋頭罵了40分鐘。其實對方的目的在「指桑罵槐」,由於跟沈方正的主管有心結,檯面上不好衝突,就借題發揮,為難沈方正。

沈方正只說了兩個字:「謝謝。」回去也只是簡單敘述了一下,沒有大肆宣揚,更沒有告狀。
「就算當時出了一口氣,最後還是反彈到自己身上,」沈方正說。果然,他的反應不但讓對方自知理虧,後來也對沈方正另眼相看,態度非常客氣。
「專業,就是要連處理人的問題也很專業,」沈方正始終這麼相信。從政治大學阿拉伯語文系剛畢業時,他從櫃檯接待員開始做起,當時來來飯店在應徵的3、400人中,只錄取4個人,有留美、留日、還有馬尼拉大學MBA的歸國華僑,沈方正是當中學歷最低的,頭一、兩年,他不諱言難免經常被欺負。不過,沈方正反而從裡面學到智慧。
生活是最博大精深的一門課,其中一位名師是「挫折」。很多對人情世故的通達,其實都是從自己的感受出發,把自己看小,把別人在意的事情放大。
瞻博網路台灣區總經理林蒲英大概是唯一唸過「補校」的外商公司總經理。高中聯考落榜後,他只考上建國中學補校。當時念補校的都喜歡調侃自己是「第三等人」,因為在建中校園裡,「第一等人」當然是日間部,其次是夜間部,再來才是給成人進修用的補校。
有自知之明,機靈翻身
對林蒲英來說,記憶中最難堪的並不是成績不如人,而是明明穿著建中的鐵灰色外套,但是學號繡線的顏色、班級編號的方式都不同,親友每每不明就裡,發出讚嘆:「你讀建中喔!」「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辦,只想趕快躲進房間裡,」林蒲英回憶。

唸完補校,他又重考1年,才進入淡江大學輪機系。因為不想跑船,林蒲英待過貿易公司,當小弟打雜,還做過代書。直到經過同學介紹,進入一家代理網路數據機的公司,才算正式開始職場生涯。
當中有段小插曲,為了怕老闆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會而直接說No,他主動減薪3,000元。「我說,試用我兩個月,不行,就把我fire,」林蒲英描述。
這份「自知之明」為他贏得工作。從工程師到業務,林蒲英在這家公司4年間,什麼任務、要求都碰過。一面回溯,他突然有感而發地做出結論:「人生早一點面對這些,也沒有什麼不好。」
等到他經營瞻博科技品牌,過往種種突然都變成資產。面對就是不友善、不喜歡品牌、不肯定產品的客戶,林蒲英可以把挫折感壓到最低,鍥而不捨地每週去拜訪,義務幫客戶上課,直到他們問:「你到底有什麼要賣給我?」
同理心高,使林蒲英總是把客戶擺在前面,而非自己高人一等。他指出「優秀專才」容易陷落的思考盲點:「看事情要有『充分』認知,而不是單純用『我認為』的方式去做。」
應該不會有人再懷疑「常識力」不夠重要,它可以系統性有方法地培養嗎?答案當然是「Yes」!
時時接收資訊,也放大視野
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在《工作雞湯》一書裡說,進入職場後,應該把過去在教育體系中養成的「資訊吸收型」頭腦,調整成「資訊發射型」頭腦。這兩者最大的差異,就是後者不隨便拿「事不關己」、「非我專長」、「跟我想法不一樣」作藉口,縮回探索的觸角。

「聰明,就是耳聰目明,」蘇國垚做下新解,因此,出發點不妨就從磨練感官開始。
教書4年多,每堂課開講前5分鐘,蘇國垚都拿來分享當週發生的「大事」。可能是新聞、也可能只是身邊好玩的吉光片羽,蘇國垚平時會用數位相機拍下來,做成簡報,圖文並茂地講給學生聽。
他講過的一個例子,是有一次帶畢業班去旅行,走到美國舊金山柏克萊大學,馬上忍不住掏出相機記錄。原來學生餐廳前的牆面上,陳列的報紙高達10份,全都是世界權威的發聲媒體。有個報紙叫《DNA》(Daily News Analysis),連他也沒見過,回來一查才知道是印度孟買第一大報。
比起來,台灣年輕人的視野就太狹隘了。
蘇國垚搭捷運時只做兩件事:看書或看人。



看人時,從他的表情、穿著或動作,猜測他是什麼職業?坐到哪裡下車?做為一種擦亮心智的練習。
學歷,通常只在兩個時間點會受人注意,一是新鮮人找第一份工作時;再來就是等到功成名就那一刻。而豐厚的常識力不僅可以幫助你擺脫起點的弱勢,更可以比別人有機會捕捉到一路上意想不到的變化。
你的sense夠嗎?從此別再聽到有人嫌你「不上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