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 死了才隨波逐流,活著就要做自己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 死了才隨波逐流,活著就要做自己: "關係、人脈都不必,因為只要拿出實力,所有關係都是你的。我們成為別人的資源,別人的資源就會成為我們的資源。"


關係、人脈都不必,因為只要拿出實力,所有關係都是你的。我們成為別人的資源,別人的資源就會成為我們的資源。

我到哪裡都幾乎是出版社最厲害的角色。我只相信拿出實力來,其他都免談。



以為蔡志忠開口一定先談漫畫,結果完全不是。他興沖沖打開電腦,展示他為Google公司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設計、製作的Power Point檔——李開復要拿來針對中文用戶說明未來即將推出的全新iGoogle服務。
螢幕上,「蔡志忠式的人物+禪意盎然的音樂=新Google」,這種反差,就跟他堆滿超過3千座佛像的家中,書櫃裡卻放著一大堆量子力學與數學書一樣,讓訪客有點傻眼。
奇才、怪才、天才都不足以形容蔡志忠,他的人生是一連串驚嘆號的組合。
3歲半開始思考,4歲半決定畫畫,9歲立志當職業漫畫家。15歲、初中二年級,他把作品寄到台北的集英社,對方說願意僱用,當年暑假,他就帶著250元台幣從彰化到台北,自此結束求學生涯,直接進入職場。
退伍後,他讓「只要大專生」的光啟社破格錄用。1988年,蔡志忠在漫畫市場的佔有率為87%,其他人僅佔13%,掀起前所未有的「蔡志忠旋風」。
近年來,蔡志忠迷上研究物理、數學,甚至因此閉關10年。一生雖特立獨行,他卻說從不感覺迷惘,「超越極限就不會。」「你5百分,還害怕別人打你99分?」
「這樣說好像有點狂妄,」頓了一下,又補充:「但狂妄是什麼意思?有一百講一百,還是有一百講一百二?我有一百,只講三十哩。」
 這樣的回答,夠屌!
我大腦中有一百到一千個故事,裡面有非常多厲害角色、離奇情節。我們的村莊有個教堂,我1歲時,哥哥就帶我去上道理班,腦袋裡開始裝進各種故事,這對我影響很大。我曾開玩笑跟鮑神父(光啟社鮑立德神父)說,天主教來台灣傳教,最重要就是栽培出一個蔡志忠(笑)。
3歲半時,躲在爸爸的桌子底下,也去前面那戶人家的綠色籬笆中弄了一個「小套房」,思考自己可以做什麼。想了一整年,後來發現我很愛畫畫,就決定畫一輩子。
我爸爸是書法專家,他有毛筆、有紙,又送我一個小黑板。9歲,我立志當漫畫家。教堂裡面有彩色漫畫,聖經讀本是用連環圖畫的,所以我很早就接觸彩色漫畫。
我是戰後出生的,我的父母覺得能把我「飼大漢」(台語)就很好了,在我們家,小孩不需要畏懼,每件事都要問:「可以嗎?」像我去彰化看電影,只要告知一下,最慢要坐5點40分那班火車回來就好。
15歲上台北也只是告知,前一天晚上才跟我爸爸說:「明天我要去台北。」他說:「幹嘛?」我說:「去畫畫。」他問:「找到工作了嗎?」我說:「找到了。」他說:「那就去吧。」他一直在看報紙、沒回頭,我也沒走到他前面。
拿出實力,其他免談
我從來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從一到台北,我就留長頭髮。別人側目,覺得我是不良少年,但我就是故意,無視於別人的異樣眼光。我去總統府也是,穿破鞋,沒穿襪子,總統不是要見我嗎?為什麼要特別去買皮鞋、穿襪子呢?那樣不是看不起自己?
我到哪裡都幾乎是出版社最厲害的角色。我只相信拿出實力來,其他都免談。
幾乎從立志當漫畫家開始,我每天都畫超過40張,因為沒有畫會死。15歲投稿給出版社時,我最少已經領先80%全台灣畫漫畫的人,只輸給20%。
後來進入光啟社,條件要大專相關科系、兩年以上工作經驗,這些都不會讓我遲疑。它的核心是要找到最厲害的角色,你管他規定什麼?但有一件事要辦到,就是你打開作品,要讓別人「哇!」
關係、人脈都不必,因為只要拿出實力,所有關係都是你的。我們成為別人的資源,別人的資源就會成為我們的資源。
我演講時,最後一句話常說:「什麼樣的人叫『不行』?裝睡的人叫不行。什麼事都沒做,期望好運來臨,叫做裝睡。」23歲,我立志成為動畫導演,就開始寫很多故事、畫很多造型。我不是坐著期望人家請我當導演,而是一切都準備好。等到有人請我合資拍動畫片,我就拍出台灣最賣座的動畫電影。
老師懂的比我少
一般人覺得會畫漫畫就做漫畫家,門都沒有。畫漫畫有3個條件,第1,會畫漫畫﹔第2,會編故事或改編故事﹔第3,有用畫面講故事的能力。如果你有第3項,你可以當李安、陳凱歌、張藝謀﹔如果你有第2項,你可以當托爾斯泰或任何知名作家;有第1項,你只能當人家助理。

早在小學三年級,我就知道跟老師學沒有活路。有一位李老師說:「學問,就是要學,要問。」我問他:「為什麼玩水後,手指皮膚會皺?」「為什麼水杯裡的筷子看起來會轉彎?」他都說:「老師明天告訴你。」有一天我在走廊上遇見他,看到我,他立刻閃進保健室,我從此不再問,他還欠我23個問題沒回答。我從此學會:跟老師學沒有活路,他懂的很少。
光是物理,我研究了10年又40天,我學佛學,一個人整整研究3年。我從小開始看很深的書,所以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很棒、很好看的東西。一般漫畫家看什麼?就看別人畫的漫畫,怎麼知道可以畫《莊子》?
有人問我漫畫家怎麼當,我說你先把紙筆收起來,講故事給我聽。若對方連不要錢都不想聽,你也不需要畫了。抱怨書出版了,讀者卻不買,那是不對的。
來台北後,出版社編輯部有一個玻璃櫃,都是日本漫畫,那時候我就立志:有一天我的書也要在日本出版,後來我成為日本最紅的外國漫畫家,在日本賣到26萬本。
做到這件事,我不用他們的方法,而是用他們辦不到的方法。日本還是很喜歡中華文化,對孔子比台灣、大陸還尊敬,也非常喜歡韓非子、孫子兵法跟禪。我們要做天地要我們做的事、極度愛做的事。就像我做諸子百家,2,500年的文化,總要有個人來做;現在我做漫畫微積分,數學之神也一定很希望有人畫本書,讓學生半小時就學會。

我從不理會市場,如果理會市場,就成為市場的奴隸。就像諂媚老闆的人,會成為他的助手、親信,但不會被重用。諂媚他不會表現能力,只會表現他的意志而已。我的意思是,諂媚讀者只會讓他有時候買你的書,不能成為他的領導,讓他非看不可。
問我人生有沒有失敗?沒有。
寶劍沒練好就別打開
很小,我就規定自己認為任何電話、門鈴帶來的都是好消息,人生沒有失敗。比如我追我的太太,她當時22歲,是光啟社最年輕的女導播,也很漂亮,我初中都沒畢業,怎麼做?很簡單,看到所有員工都來了,拿一束花進去,插在她桌上。這樣連續做3天。
如果她說不,難道是我失敗嗎?要看她後來嫁到誰啊(笑)!一般人會以為被拒絕就是失敗,但你把它當成好消息,它就是好消息。
講這樣好像很狂妄,但是像溫世仁投資新浪網時,我已經對數位書思考了3、4年,溫世仁請我當他的顧問,我始終認為我還沒準備夠,就是不見面。當寶劍還沒練好,就不要打開,因為只是自找失敗而已。
知己知彼就不會失敗。一個人明明是根柱子,不去做樑、不去做棟,偏要把自己做成繡花針,那當然很辛苦了。
人生第一時間就很厲害就夠了。第一時間就做自己,就會很厲害。


一般人搞到快死掉,還不曉得要做自己。一個人一定要做自己最喜歡、最拿手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時代,上個世紀就結束了。
每個人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成為他自己,只有死掉了,才會隨波逐流。所以人生最重要的事不是去弄一堆文憑,最重要的是,學習如何使自己一生過得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