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

7Headlines - 你真的認為iphone只是一部手機麼?告訴你iphone中的驚天秘密 | 部落格 | 月心友 Blog - Yahoo!奇摩部落格

7Headlines - 你真的認為iphone只是一部手機麼?告訴你iphone中的驚天秘密 | 部落格 | 月心友 Blog - Yahoo!奇摩部落格:

wow!
你真的認為iphone只是一部手機麼?告訴你iphone中的驚天秘密
2012年7月5日 上午8:08公開累計瀏覽 10881
 
 
 
 
 


你真的認為iphone只是一部手機麼?告訴你iphone中的驚天秘密

閑言不表,直奔主題。我是一個程式師,上周參加了一個開源軟體交流大會,其實會上並沒有聽到什麼新鮮的東西。但是在會中,偶然間聽到了一個關於iphone的秘密,卻著實令我震驚了,事情具體是這樣的,聽我慢慢道來。
大會是上午900點開始,主持人寒暄了一會,就由國內國外的一些IT行業的從業人員來分享自己在開發中的一些經驗,心得等等!由於我是被領導派來參加的,所以,本來也沒什麼興趣,於是就在下面悄悄的玩起了手機。
我旁邊坐的是一位文質彬彬的臺灣人,個子不高,帶著眼鏡,書生氣很濃,大概40歲上下,他也沒怎麼聽大會的內容,看我在玩iphone,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我聊了起來。

我們簡單的互相介紹了一下,他告訴我他叫Vincent,是個美籍華人,在美國工作了很久,去年剛剛回臺灣,在臺灣賦閑了半年,覺得臺灣市場太小。又不是很想再回美國,覺得大陸市場很有潛力,於是就想來大陸看一看。期間,他不斷的問我,覺得iphone用起來怎麼樣?有什麼優點,有什麼缺點云云,我一開始也很好奇,這美國人對iphone還這麼好奇麼?沒見過中國人用iphone,於是就敷衍的隨便答一答還好啊,iphoneUI很好,簡潔,易用,應用多……”
Vincent似乎很自豪的笑了笑,呵呵,這只不過是它功能的1%都不到了,iphone真正的功能,你還遠沒見識到呢,而且現在也不是時候!
哦?我聽他這麼一說,很好奇,感覺這個人不簡單,於是問他,你指的是什麼意思?能否明示?
Vincent神秘的對我笑了笑說:小夥子,我在加州已經工作了20年了,你知道我的公司嘍?
我一愣,心想蘋果總部不就是在美國加州麼,難道這位是……我脫口而出蘋果?

Vincent笑著點了點頭,接下來說:你現在手裏拿的手機,就是我們的心血,我已經在他身上投入15年心血了!
這句話,讓我徹底蒙了,這哥們不是腦子不好使,就是在這吹牛B呢,這iphone1代到現在4s,才過了幾年了,他居然說他已經開發了15年,畢竟他是前輩,又是高貴的大美利堅人,我也不好意思反駁,只得賠笑到:前輩,我不懂,別說iphone了,手機普及也才是近20年內的事,你怎麼說已經開發15年了呢?
Vincent表情頓時嚴肅了,45°角抬頭仰望天花板,似乎在回憶著什麼,表情僵住了接近1分鐘,之後,一滴淚水在眼眶內轉了34圈,忍不住還是落下。

還是我主動打斷了他的思緒,問道:前輩,敢問您是做iphone哪一部分的?UI
他搖了搖頭。
我:軟體?應用程式?
他繼續搖頭。
我:“ios?底層?
他又搖了搖頭。
我:硬體?cpu
他還是在搖頭。
我:網路?通信?協議?
他依然搖了搖頭。

我這回是真沒耐心了,直接嗆他,您不是在蘋果裏搬磚的吧?
他愣了:搬磚?什麼搬磚?
我:哦,沒,這是我們大陸的網路語言,我意思,你不是在蘋果打雜的吧?你說你做iphone,我問你,你又不說是哪一部分!
Vincent略微生氣的語氣,打雜,Are you kidding me? 我可是UCLA的雙學位碩士,我大學的時候就已經在DARPA工作了。我在蘋果的時候,Jobs也不敢對我指手畫腳。
“DARPA我一聽,混身一抖,學電腦的朋友應該都不陌生DARPA,它就是美國國防部下的一個著名的研究機構——高級研究計畫局,可能我說這個你也不一定知道。


但你要知道現代互聯網的雛形阿帕網(ARPANET)產生於此。
我更加迷惑了,不知道這位大叔到底是在吹牛B,還是搞IT壓力太大精神失常了。半信半疑的問他:哎呦,前輩,您都進了大美利堅的這麼高級的部門了,應該是前途無量啊,搞不好會名留青史?為什麼後來還要委身於一個時尚電子產品公司?為了錢麼?
他聽了先是一愣,接著是苦笑,呵呵?時尚電子產品公司?年輕人,這就是剛剛我傷心的原因,我的心血,可能我自己有生之年都不一定會見到。
Vincent大叔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們大陸有兩家特殊的IT公司,相信你也聽過他們的故事,就是中興、華為。
我笑了笑,嗯,不過好像是個笑話,說中興、華為其實是一家公司,都是軍方背景,中興、華為簡稱就是中華嘛,不過這都是傳言,玩笑而已。
Vincent表情凝重的搖了搖頭:不,這不是玩笑,這是事實。而且,他們的發展思路,是在抄襲蘋果。
我疑惑了:你的意思,難道蘋果有美軍的背景?
這簡直是國際玩笑,說實話我根本就不信,我大美利堅明明是自由市場經濟,又不是軍火公司,哪來的軍方背景啊?

我搖了搖頭:我不信,你怎麼證明?
Vincent這個我還真沒辦法證明,不過可以給你點暗示,看過《Forrest Gump》麼?你們大陸翻譯成《阿甘正傳》,什麼爛名字啊,What a shit!”
我:看過啊,和《肖申克救贖》齊名的電影,當然看過了,臺詞我都能背下來!
他:那你知道Gump的職業吧?
我:弱智?
他:“No!我說的是職業啦,career
 “哦,對,他之前參軍了,他美軍嘛!我回答。
他:很好,那你現在明白蘋果的股東是誰嘍?
我腦海裏頓時浮現出了電影中的畫面

 

我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哦,我好想明白了!
大叔說道:嘿嘿,年輕人,如果你95年看到電影,就去買點蘋果股票,哪怕你買1萬刀樂,現在也1000萬不止啦,可是你們誰能知道呢,哈哈。
我:前輩,股票我不懂,你繼續講,你到底做的是什麼啊?
前輩繼續說:我做的東西完全不是這些流於表面的東西,我先問你,你們大陸最近還能買到水貨iphone麼?
我搖了搖頭:嗯,聽說現在不好買了,約伯斯以前不怎麼重視中國市場,水貨遍地,約伯斯掛了,庫克馬上訪華,威力很大啊,現在好像開始打擊水貨了……”
Vincent你這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嘍……”
我:納尼?願聞其翔!
大叔:我之前,已經說了,我已經開發iphone15年了,你知道15年前都發生過什麼麼?
我回憶了一下,大概就是98年前後嘛,我順口就說道:九八九八不得了,糧食大豐收,洪水被趕跑,百姓安居樂業,齊誇党的領導……”
大叔:哎,你們大陸的年輕人啊,還總說自己愛國,你們對自己的瞭解,還沒我一個臺灣人多,對世界的瞭解,你們更是膚淺,還是讓我告訴你吧……98年,克林頓被彈劾,而大陸,成立了一家叫做騰訊的公司。
這兩件事又有什麼關聯呢?
Vincent大叔這時也打開了話匣子,完完全全的放開了說:其實在97年的時候,美國就開始了一項代碼為TDOL的行動,當時,你聽過影子政府吧,雖然網上的傳言太假,但也有一二分真是,我們就先稱它為影子政府吧,他們是非常支持這項行動的,但是,以克林頓為代言人的一部分美國階層非常反對這項計畫,他們不但不支援,並且在工作中犯了一系列的洩密工作,導致這項計畫險些流產,並且讓中國高層也知道了計畫的內容,所以,騰訊公司才在大背景下發展起來。

這時候,我也和現在的你們一樣,完全蒙圈了,聽得一頭霧水。
但是,接下裏,他的講解,點醒了我。
他接著說道:你明白,98年的時候,你想想,你們大陸言論管制多麼厲害,當時網路上流行的也就是聊天室,因為聊天室它是有人數上限的麼,而且又有區域性,所以管理起來相當簡單,但是即時聊天工具呢?不光是言論的問題,它的發展,勢必要衝擊傳統的郵政行業、電信行業,政府為什麼能讓他發展呢?並且僅僅用了幾年的規模就發展成了大陸多個第一?你以為馬**真的那麼了不起麼?如果沒有你們大陸的高層授意……恐怕他們現在也就是個二流的網路娛樂公司吧!
我隨聲附和道,明白明白,騰訊監控用戶的聊天、資訊……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個在業界也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

 

Vincent休息了一下,喝了口水,雖然騰訊不斷地擴張,它的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不過美國政府當然不是束手無策的小孩子,騰訊成立的第二年,我們就祭出了一項殺手鐧,我們派了一位叫Robin的年輕人回中國。
我又明白了一些,你說的是Robin李?沒錯,他確實是99年回的國。
Vincent不過,我們還是遲了一步,畢竟中國有句俗話,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啊,Robin雖然沒能遏制住騰訊,但是已經做得相當不錯了。
我好奇心大起,繼續問下去:前輩,繼續啊,然後呢?別TJ啊?
Vincent“TJ
我:哦,這是我們大陸網路語言,就是你別說一半啊,繼續啊。

我倆聊得正入港呢,Vincent剛要繼續開口,這時候聽見雷鳴的掌聲,臺上一個2B似的屌絲程式師分享了一個什麼什麼案例,剛剛結束,在給大家鞠躬,主持人說道:剛剛XX分享的案例十分精彩,那麼,現在就到了午休時間,請大家到酒店2樓的餐飲部,我們為大家提供了可口的自助餐,敬請享用……”
這時候,周圍一幫睡覺的屌絲程式師大夢方醒,估計他們就是為了蹭飯和紀念品才來的,Vincent和我對視了一眼,走吧,boy,我們也去吃點東西,我再接著和你聊。我恭敬的站起來說,請!請!
我和Vincent在人群中向2樓的餐廳走去。
餐廳裏,我根本沒有什麼吃的心思,隨便夾了些冷菜沙拉,拿了杯可樂!
Vincent倒是愁眉苦臉的在餐桌前晃來晃去,心中默默念叨:哎,你們大陸啊,東西是便宜,可我真是什麼都不敢吃啊,你們的地溝油是世界聞名啊,我在美國的時候就聽過……”
我心說,別尼瑪叨逼叨了,愛吃不吃,速度點,勞資吃了20多年,也沒咋地啊,不一樣長了164cm 的大個子。但是嘴上還是要對臺灣同胞客氣點,我安慰他:沒事,這是5星酒店,都是進口食品,沒問題的。
Vincent就也是胡亂拿了幾塊三明治,我倆找了一個安靜的靠窗位置坐下來,繼續邊吃邊聊。
Vincent問我:剛說到哪里?

我:說到騰訊發展壯大……不過似乎跑題了,你不是要和我說蘋果麼?
他:好,我們就先說蘋果,說蘋果就不得不提一個人!
我:約伯斯?
他:沒錯,你對他有什麼認識?
我:嗯,不錯的銷售人員,執著,有魅力……”
他:如果,你只停留在這個層面,你就too simple了,你知道打磚塊遊戲吧?就是這個,他邊說,邊拿出iphone,給我google了一張圖片。

這個啊,打磚塊麼?當然玩過,以前手機上必備的麼,這遊戲怎麼了?難道?
他:沒錯,世界上第一款打磚塊遊戲,1976年由英寶格公司發行。遊戲設計正是後來創立蘋果電腦的史蒂夫·約伯斯與斯蒂夫·沃茲尼亞克兩人!



我著實一驚,約伯斯真不是那麼簡單的人。

Vincent約伯斯是個天才,所以,他是一個Chosen,後來我也是。
我:何為Chosen
Vincent“Chosen字面意思來看,就是被選中的意思,實際上就是指,之前提到的影子政府,其專業的稱呼是The Company Company會挑中一些有天賦的人,這各個領域裏扶植他們,成為自己的利益代言人。約伯斯就是一個Chosen,蓋茨也是!



我:“……”

Vincent知道蘋果公司為什麼叫Apple,而不是OrangeBanana麼?
我:不是說約伯斯喜歡吃蘋果麼?”
Vincent“WrongApple是一個光榮的代號,從二戰開始就有了,哪是約伯斯起的啊?
我:“Apple和二戰有何淵源?
Vincent知道圖靈麼?
我:略知,阿蘭·麥席森·圖靈,電腦科學之父、人工智慧之父。偉大的……”


Vincent
他的功績可不僅僅如此!如果沒有他,現在我們都在給納粹挖煤呢。
我:哦???請賜教?
Vincent圖靈1945年就獲英國政府的最高獎——大英帝國榮譽勳章,你認為僅僅是靠幾篇學術論文麼?
我:那是?
Vincent諾曼地登陸知道吧?
我:“ 1944年6月6盟軍登陸法國諾曼第,盟軍勝利,成功開闢第二戰場,使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略態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盟軍由此開始,才一步一步徹底擊垮納粹,我們大陸還有個歌手,專門寫過一首歌呢,你聽我給你唱。”
說到這我就興奮唱起來, 六月六日 六時間六分又過了六秒,脆弱的堡壘遠眺如風化的沙雕 ……我怎麼才能登上你的愛情諾曼第 ……”
Vincent“OKOK,不要唱了,我可沒聽過這麼離譜的音樂。
被他一打斷,我才回過神,馬上認真的說:“sorrysorrygo on please
Vincent那你知道二戰勝利最大的功臣是誰了吧?
我:據我們大陸方面一位少將的研究,是史達林領導的蘇聯和他爺爺領導的中國……”
Vincent“Naive,大錯特錯,離譜!我白和你講半天了,這個功臣就是圖靈,諾曼地登陸之前,德軍的信號全部都被圖靈破譯了,所以盟軍才敢大膽的選擇在諾曼地登陸,圖靈起碼要在二戰史上記30%的功勞。
我又漲見識了:搜得寺內!


Vincent非常可惜的是,後來,圖靈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所以company只能犧牲他了,而且他是自願的,company給了他最高的榮譽,一個有氰化物的Apple,圖靈咬了一口,之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我:嗯,這個故事之前也聽過,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Vincent沒錯,這個蘋果的標誌在company裏其實已經存在有百年歷史了,只是後來company選擇將他賜予了Jobs,所以就有了現在的商標,被咬了一口的蘋果。其實這是一個無上榮耀的標誌,和日本的武士精神類似。

Vincent另外,約伯斯其實是被抱養的,這個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你覺得就是一個巧合麼?其實Jobs本身也是company的一個產品,company觀察他很久了,一直在暗中默默的注視著他,直到他成年後很久他才知道,不然你以為他為什麼1974年,20歲出頭會無緣無故的跑到印度苦行,他也是叛逆期,接受不了company的這種對人命運的安排,所以才會選擇反抗,按理來說,他也應該去吃蘋果的,但是company還是非常愛才的,這才忍了他兩年,後來,他回到美國就創建了蘋果公司,與其說是Jobs創建了蘋果,不如說是蘋果選擇了Jobs
我聽到這裏,拿著可樂的手一直在顫抖,半晌說不出一句話。這個世界太可怕,遠不是我們看到的那樣。
我:“Company實在是太強大了,它究竟是什麼?

Vincent呵呵,這個我都很難講清楚啦。Company裏的科技至少要領先我們民間社會20年,你想吧,但是曾經你們大陸的一個商人弄到了一些company裏給員工們準備的糖水,現在就已經在中國混得風生水起,還開了遊戲公司,還在美國上市。他的收入,都是要上繳一部分給company的。目前大陸別的行業我不敢講,IT行業裏,一半是company的人,一半是你們中國高層的人。
我:啊?有這麼玄?能否透露……”
Vincent這個實在是不方便,畢竟現在時機還沒到,其實我也不是完全清楚,畢竟我也只是一個技術人員,有更高級的人來管理這些的。


我:好了!好了!Vincent,我不問這些了,確實是太超過我的接受範圍了!我們還是先回到蘋果吧。
Vincent好,我們繼續說蘋果,蘋果的一路發展當然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有起有伏,看上去又真實又傳奇,這樣最好。我們繼續上次的蘋果話題,是不是庫克來中國之後,水貨被打擊到了。
我:嗯,是的。這是什麼原因呢?
Vincent這你要搞清楚為什麼iphone每次在大陸都是第5批次,第6批次,甚至是最後發行麼?
我:蘋果不重視中國市場?

Vincent又錯了,蘋果不能發行的原因不是不重視中國市場,而是要經過中國一些部門的層層審核,時間全耽誤在這個上面了。
我:嗯,是啊,蘋果有這麼多的秘密,哪敢不審核啊?但是,聽你說的神乎其神的,究竟是什麼秘密呢?
Vincent很簡單,我演示給你看。你把你的sim卡拆下。cmwap關閉,wifi也關閉。
我照著做了,Vincent在自己的iphone上打開了一個應用,輸入了一串指令,按理說我現在手機沒有sim卡,也沒有任何網路,更不是什麼紅外藍牙,應該已經與世隔絕了。但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嗡嗡嗡手機震動了,我的iphone居然收到了一條未知號碼發來的資訊,很明顯,發資訊的正是Vincent
看著我目瞪口呆的樣子,Vincent才得以的笑了下:看到我的作品了麼?孩子。
我呆呆的點了點頭:服了服了!高!
Vincent你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我如饑似渴地問道:我可否見識下冰山?
Vincent呵呵,見冰山?呵呵,你啊,畢竟還是too young,看看泰坦尼克號見到冰山的下場吧,我實話,我連冰山都沒有見全過呢!
我無不感慨道:蘋果居然這麼強大,肯定是個無敵的企業了……”

Vincent不會啦,蘋果雖然重要,但還不是最重要的,你聽過亞當和夏娃的故事吧?
我:知道,上帝把亞當夏娃放在伊甸園,叮囑他們可以吃除了蘋果之外的一切。之後一條大蛇誘惑亞當和夏娃吃了一口象徵著智慧的蘋果,結果人類有了智慧,就被逐出伊甸園了。我記得大概就是這樣。
我和Vincent邊走邊聊。
Vincent不錯,蘋果的內涵正在於此,現在你知道了,這不單單是一種巧合。
我:哦,原來,這個時候,被咬一口的蘋果就已經存在了。哎呀,亞當和夏娃要是廣州人就好了。
Vincent什麼意思?為什麼是廣州人?
我:那樣的話,亞當和夏娃肯本不會去吃那個蘋果,他們會吃了那條大蛇,那樣的話,我們豈不是還在伊甸園生活麼?
Vincent“……”
我們走到講堂,會議已經開始了,我根本一點也沒心思聽什麼電子商務、雲伺服器、高併發分散式這些爛番薯臭鳥蛋一樣的分享,於是拉著Vincent到了最後一排一個角落了,我們繼續上午的話題。
我:那你倒是說個能爆蘋果的科技公司啊?別釣我胃口啊……捉急死了!
Vincent“company下的隨便一個企業單論科技也可以爆蘋果啊,蘋果的主要功能是把company的科技產品化,Lucent Technologies你聽說過麼?
我:耳熟!中文是……”
他:朗訊科技!
我:聽著耳熟,但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他:這就對了,一家這麼偉大的科技公司,為什麼能做到如此低調?甚至連他背後的老總,連奧巴馬都不知道是誰,這就是真正的實力。你沒聽過這公司是正常的,但我要告訴你,這公司有一個實驗室,叫貝爾實驗室。


我這才如夢方醒,大名鼎鼎的貝爾實驗室!我馬上拿出iphone打開百度,google了一下,果然,螢幕上顯示了
貝爾實驗室是電晶體、雷射器、太陽能電池、發光二極體、數位交換機、通信衛星、電子數位電腦、蜂窩移動通信設備、長途電視傳送、仿真語言、有聲電影、身歷聲錄音,以及通信網等許多重大發明的誕生地。自1925年以來,貝爾實驗室共獲得兩萬五千多項專利,現在,平均每個工作日獲得三項多專利。貝爾實驗室的使命是為客戶創造、生產和提供富有創新性的技術,這些技術使朗訊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公司在通信系統、產品、元件和網路軟體方面處於全球領先地位。
貝爾實驗室不單單發明了這些實物,大名鼎鼎的C語言和Unix都是貝爾實驗室的產物。這不只學電腦的知道,非電腦專業的也都知道,怪不得這麼一個看似不直接盈利的企業會如此的生機勃勃,經久不衰,原來都是一直有人扶植的。
我:怪不得呢,原來每個公司背後都有一個影子?
Vincent當然,科學家也是人,也有妻兒,也要吃飯啊,所以,在這些企業裏工作是最安全、最無憂的,即是最最底層的普通程式師。所以,在矽谷有一句話,千萬不要輕易得罪程式師,你不知道他們誰在陰暗處操作著衛星和導彈。
我一絲自豪感油然而生。
Vincent其實在現代電腦中,一些語言的命名都很有意思,他們都是有我們這個現實世界的映射,比如UNIX自然就是universe,宇宙的映射,暗指電腦中一切的一切都運行在這個unix上,就想我們現實生活中一切都在宇宙之中一樣。
我:C語言呢?java呢?
Vincent別急,聽我慢慢說,先不要說C語言,知道世界上第一個電腦語言是什麼麼?
我:有印象,Ada語言,好像是美國國防部開發的……”
Vincent沒錯,美國國防部之所以把這種語言取名為Ada,是為了紀念奧左斯特·艾達·洛夫萊斯伯爵夫人,她是英格蘭詩人拜倫勳爵的女兒,曾對現代電腦技術之父查理斯·巴貝奇的筆記、手稿進行了整理和修正。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世界上第一位電腦程式員!當然,這個只是Ada的表面含義,實際上,Ada是以A開頭的,A26個字母之首,Ada本身就象徵著第一。我問你,美國的英文名字是什麼?
我:美利堅,AmericaUSA

Vincent沒錯,Ada就是以為這America,但是美國不是這個名字,美國希望人們能夠低調的處理American,因為American不單是美國,更是美洲,所以美國為美洲為基礎,現在更希望人們稱呼他為United States,不信你可以聽聽奧巴馬的講話,他從來都是只講United States,很少講America。你看United States,不但是美國的名字,更是美國的願景!United(美聯),UnixUniverse(宇宙)都是uni開頭的,這可不是什麼詞根巧合。

我:BASIC語言呢?何解?
Vincent“Basic就是最基本的嘛,暗指Britain(不列顛)了,它就是告訴你美國的根基是英國。Fortran語言是英文FORmula TRANslator的縮寫,譯為公式翻譯器,其實它是暗指France(法蘭西)……“
我:C難不成是China
Vincent有天賦!
我:太難以置信了,想不到美國人居然會把C這個重要的語言賦予我們國家。
Vincent錯,這個CROC(不知道ROC是什麼縮寫的自行百度),是我們國家,你們是C++
我:……原來CC++是這麼來的,C才是最純粹的China,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在China基礎上發展,加了好多亂七八糟的功能,所以是C++
Vincent“Java是為了紀念JapanneseJava和日本人一樣,嚴謹安全可靠,但是廢話太多。Google的創始人拉裏佩奇祖上有Germany血統,所以googleg開頭。

我聽的一愣一愣的,我當時的心情和你們現在是一樣的,我心說:MLGB的,你到底說的是什麼J8玩意,趕緊給我說蘋果啊!

我心裏雖然是有這麼多疑惑,但是前輩面前,豈敢造次,馬上附和: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但是我們中國何德何能,能讓美國這麼尊重?把我們命名為C這麼重要的語言。

Vincent
這個說來可就話長了啊,你要是想聽,我就給你講下,什麼叫自然的選擇。

我:但講無妨!


Vincent
之前已經給你說了,人工智慧之父是圖靈,其實還有個人很重要,他叫萊布尼茨。

我:知道,高數裏有講過他,他發明的微積分啊,不過他是十七世紀的人,能和現代電腦有關係麼?

Vincent他和電腦是關係不大,但是他的理論是非常重要,你知道他除了發明微積分,還創建了什麼?

我:不知道!


Vincent
就是二進位啊!

我:哦,二進位原來是萊布尼茨創建的。


Vincent
當然,不過萊布尼茨也是冥冥之中收到了某種暗示,一個巧合萊布尼茨收到了一個從教會寄來的中國的伏羲八卦圖,他正是通過觀察研究八卦,才推導出的二進位。他邊說,便用google給我找了一張八卦的圖片,讓我看。

確實,八卦上一眼就能看出,兩短一長,週期性變化,確實是最樸素的二進位啊!

這就是八卦上的杠杠和數字之間最樸素的關係。


Vincent
繼續說道:他就寫了論文《二進位算術的闡述關於只用01兼論其用處及伏羲氏所用數字的意義》,發表在法國《皇家科學院院刊》上,之後這個二進位才被世人所知曉。




原來古人的思想真不是假的,我心中暗暗佩服。

Vincent所以嘍,古中國其實在西方的自然科學界裏是非常受到推崇的,甚至有學者認為,我們中國的算盤才是世界上第一台電腦呢。

我:雖然我們華人是很有智慧,但是他們還是很歧視我們啊。


Vincent
錯!美國的核心層不歧視華人,而是很重視,甚至是仰視!只是因為近代的某些原因,我不說你也明白。

我:恩,行,這個就別說了,再說就要查水錶了,但是為什麼說美國人重視華人呢?


Vincent
瞭解歐洲中世紀吧?

我:略懂。


Vincent
那你肯定知道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了,它是歐洲人最大的殺手,幾乎差點滅絕了歐洲,同樣是人類的自然選擇,為什麼我們亞洲人沒有大規模死於疫情,我們主要的死亡都是來自於戰爭,因為我們亞洲人,特別是華人,和他們是不同的。

我:不同?我知道啊,他們粗又長,我們細小短啊!


Vincent
什麼亂七八糟的,不是那兒不同,是我們的基因有本質的不同,你自己看看你的小腳趾上是不是有兩層趾甲?
我脫下我的阿迪王,看了下小腳趾,確實是有兩層趾甲,我以前一直以為這是我特有的呢!

Vincent
這就是證據,這是我們亞洲人,特別是華人,特有的。說罷,他脫下Nike,我看到他的小腳趾上也是2層趾甲,他看了看疑惑的我
說:沒錯,我們華人的基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我們曾經有6個腳趾,這是進化的遺留。(相關內容可百度漢人小腳趾複趾)


Vincent
繼續說著:不單單是二進位了,數學上不少東西都是我們老祖宗發現的。

我:那是,那是,畢氏定理,祖沖之算π等等,小學都學過……”


Vincent
但是最偉大的一項,確實世間少有人知道。

我:什麼?


Vincent
就是阿拉伯數字啊!其實不應該叫阿拉伯數數字,阿拉伯數字根本不是阿拉伯人發明的。

我:這個我知道,阿拉伯數字其實是西元3世紀,印度的一位科學家巴格達發明的,後來由阿拉伯商人傳播到世界各地。


Vicnent
這只是一種說法,其實這種起源說,略顯牽強。其實,阿拉伯數字是中國人發明的,是一種象形文字,屬於漢字!

我:啊?不會吧,這太離譜了啊!


Vincnet
看我來告訴你,邊說,Vincent,邊從上衣口袋裏拿出一支水筆,一個小記事本,工工整整的寫下了阿拉伯數字12345……
Vincent邊寫邊說,你看這個字實際上是由太陽的形狀來的,也一樣,在甲骨文裏是個月牙,的甲骨文也是像流淌的小溪一樣,所以,我們老祖宗留下的象形文字是一種精華,你現在縱觀世界,還有幾個用象形文字的國家依然延續到現在。
美國人對我們象形文字的崇拜真不是一星半點,Oracle公司你肯定知道吧,他的中文含義就是甲骨文,由此你就可見一斑。
所以說,阿拉伯數字,確切地說應該是中華數字,同樣,也是象形文字,是有具體含義的。
這時他把筆記本推過來,上面清晰的寫著一串數字,是這樣的。


Vincent
笑眯眯的問我:這才是中華數字的雛形,能看出什麼規律麼?

我是經過多年邏輯學培養的,怎麼可能這麼簡單的規律看不出來呢。我馬上回答:“00個銳角,11個銳角,22個銳角,33個銳角,44個銳角……99個銳角。

(補充:上面的銳角確切來說應是小於180°的角)

我雖然回答出來了,但是心裏還是被震驚到了,我問道:這麼淺顯的道理,為什麼我的老師從來沒有告訴過我?


Vincent
這就是輿論的力量,因為某些人在刻意隱藏著真相……”
是的,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我有點不敢相信我受到的20多年的教育了。

Vincent
當然看出來我的疑惑和憂傷,拍拍我說:年輕人,你現在明白了教育的意義了吧,教育的目的並不是要告訴你事實的真相,而是一種選擇,讓你接受一些思想,真正的事實,永遠只掌握在少數人手裏。就像現在的北韓一樣,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們就像是一群生活在盒子裏的螞蟻。如果他們的領袖不告訴他們世界是什麼樣的,他們甚至不知道地球是圓的。我們只不過生活在一個更大的盒子裏。
我:這真是太難以接受了……”我頓了一會兒,繼續問,那你說了半天這些,我還是想知道,究竟這些和蘋果有什麼關係呢?和iphone有什麼關係呢?

Vincent嘴唇動了一動剛要開口,又被一陣掌聲打斷了,下午的大會也結束了。時間過得真是太快了。
發的牌子,就是酒店的門卡,請大家放心入住。明日9點準時來參加第二天的活動,明天的分享會更精彩……謝謝大家。
 Vincent匆匆肩,“oklet's go !我們先休息一會吧。

還沒到酒會時間,Vincent和我就在酒店的花園瞎逛了一陣,我們在露天泳池的附近的一個水台邊坐了下來,由於都說了一天了,口乾舌燥的,我主動給Vincent買了果汁遞了上去。
他很客氣的從錢包裏掏出一張面值100元的美金遞給了我,我忙拒絕,他很堅持:“NoNo,我們還是AA制,你在這邊賺錢應該不容易。
我羞澀地回道:你這面值太大了,我沒得找啊。
Vincent笑笑:不用找零,剩下的就當小費了,錢對我來說,現在全完沒有意義。


我這才小心翼翼地收下這100美金,繼續問道:那我們還是說說蘋果吧。
Vincent之前我說到,其實97年的時候,上面就有一個計畫,要開發出一套功能強大、簡單、便攜的pda。當時雖然手機已經有了,但是當時的手機,是遠遠滿足不了company的要求,所以,97年的時候,company要求Jobs返回蘋果,開始了這項計畫。這也是為什麼97-98年,在外界看來,蘋果墜入最低谷的原因,其實蘋果並沒有進入什麼低谷,而是埋頭潛入了這項計畫的開始。而那一年,我就進入了蘋果最最核心的部門,進行著秘密的研發……”

我:繼續。


Vincent
喝了幾口果汁:研發開始,一切都是很順利的,但是由於美國另外一派強烈反對,他們的代言人就是克林頓,他想讓我們終止這項計畫,於是company把自以為是的克林頓的醜聞爆了出來,他這才醜聞纏身,從此和實權核心漸行漸遠。但是他們那一夥兒的實力也是非常強大,到今天都一直存在,克林頓雖然下去了,但是他的太太希拉蕊·克林頓又成為了他們利益的代言人。

我:繼續繼續!

Vincent
“97年當時的情況其實是這樣的,有一部分company的人認為他們已經能夠把控中國了,所以不希望再開發新的項目,他們想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入到中東,當時的中國,已經有一個被company扶植的IT企業了。

我:“97年就有了?不會是NE公司(真實名稱隱去)吧?


Vincent
默認的點了點頭:只可意會……但是,這家公司雖然發展的很好,當時company也注入了很多心血,但是沒有想到98年後,中國扶植的騰訊會擴張的那麼迅猛,已經有點out of control了。但是company依然沒有危機感,所以,我在98年有一段時間,工作被擱置了,彈劾了克林頓之後,工作才能正常開展,直到99年,中美之間一次大事的發生,才逼迫的我們不得不加速!

我:“99年?中美大事?

Vincent
對的!

我:難道是美國轟炸南斯拉夫的中國大使館???


Vincent
聰明!

我:這事和你們有什麼關係呢?


Vincent
這個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了。實際上,美國炸中國大使館並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有著非常涉及到美國軍方根本利益的原因。這並不是因為中國在國際輿論上支持南斯拉夫而讓美國不痛快或美軍導彈找不著北如此簡單的表面現象所創設的理由。


其真實的內幕情況是:徹底摧毀中國所得的F-117的殘骸,這可是當時美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隱型戰鬥轟炸機。在當時的南斯拉夫境內,美國的F-117隱型戰鬥轟炸機被擊落後,中國馬上向南政府提出要求,是否能夠把F-117的部分設備和殘骸供中國研究,甚至出錢買也可以,在中國和南政府達成協議後,南政府把F-117的導航設備、帶有隱型塗料的表皮殘骸、發動機噴口耐高溫部件在秘密狀態下移交給了中國,就放在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的地下室供中國的軍事專家研究。

然而中國的軍事專家一開始並不知道,F-117的導航設備裝有保密自毀裝置(如果該機墜毀,自毀裝置將自爆並炸毀導航系統中最重要的部件)。但是,問題發生致使美國人失望:F-117墜毀後,自爆裝置失靈。值得美國慶倖的是,美國人做事情也有後招,導航系統內部內嵌式電源仍在工作,並且不間斷的發出其定位資訊,這使得美國人在很短時間內找到了F-117殘骸的精准位置。雖然中國人發現後迅速斷掉了電源,但為時已晚。美國人還是獲悉了這一情況。可想而知,美國軍方發現了當時F-117的位置後是大吃一驚,決定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中國人瞭解到美國的軍事核心機密。

當時美國人有多種方案可供選擇(包括派海豹部隊奪回等),但最後美國軍方選擇導彈襲擊,估計是因為這種方式容易在外表上造成美國對中國在國際上支援南政府而表示出非常不滿或也有可能導彈失靈所致,但真正意圖是徹底摧毀中國所得的F-117的殘骸。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有一枚鐳射制導炸彈要直接穿過幾層樓打到大使館地下室的原因,但問題的關鍵是,美國人又一次失望了。事實上那枚炸彈落下後居然沒起爆,中國人最終還是取回了F-117的部分部件,極大地幫助了後來中國隱型飛機的研製。


我:你這是複製粘貼的吧?我10年前就聽過了,這不是憤青編造的麼?

Vincent
不,這就是事實,雖然這個不是秘密,但是出賣了我們的人,卻是一個非常大的秘密,當時F-117上的一些軟體,是交付給了美國一個行業巨頭來開發的,因為是和日本聯合開發,又要針對中國做了一些設置,所以我們找了一個精通中日英三國語言的人,當時,我們已經考察他很久了,沒想到,最後出賣我們的人居然是他。

我:懂中日英三國語言?行業巨頭?你指的是唐*


Vincent
對,就是他,可惜的是,這個秘密直到2004年,我們才知道。

我:“2004年唐*從行業巨頭離職後,加入了一家遊戲公司,原來是這個原因,當時company為什麼沒有做掉他呢?


Vincent
這個人大智若愚,早已留了後手,輿論造得太大了,又有中國高層的保護,所以現在在大陸依然混得如魚得水。

Vincent
繼續給我講:因為他的出賣,公司是下定了決心,所以之前我和你提到代號TDOL的行動,這個TDOL就是The Determination Of Liberation,中文是解放的決心,當然,這個只是計畫的一部分,後續部分的代碼叫做DOTA


我:納尼扣來????DOTA???DOTA和你們也有關係?是我們玩的那個DOTA麼?

Vincent
點了點頭:你們大陸只是知道DOTADefense of the Ancients的簡稱,可以譯作守護古樹、守護遺跡、遠古遺跡守衛!但是DOTA真正的含義是Determination Of The Action,是行動的決心。

我:行動?難道,你們有什麼行動了???


Vincent
是的,2004年,我們確實是開始行動了。我們是雙線一起走的,你知道iphone的原型是什麼麼?

我:“itouch


Vincent
“itouch的原型呢?

我:“ipod


Vincent
對,但確切地說是ipod nanoipod nano就是2004年問世的,這時候我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聊著聊著,已經晚上了,酒會就要開始了。

Vincent
和我只得走到酒會裏,繼續談論,酒會很無聊,因為IT從業大多數都是男性,一個女的都沒有,年輕的工程師們或在一邊互相吹捧,或在那故作深沉,或不懂裝懂的點著頭。


我和Vincent,隨便拿了點水果和飲料,繼續了剛才的話題。

我:“Vincent,你這鋪墊是在是有點太長了,我都要聽睡著了,你到現在還沒告訴我,究竟蘋果iphone中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啊?

Vincent好吧,既然你不喜歡聽中間幾年,我就直接把後面的告訴你吧!
我很認真點頭:嗯,速度。

Vincent
首先,iphone是美國對中國人民的一種回報。iphone中國版中隱藏了大量的功能,但是現在還不是解密的時候,因為如果中國的高層知道了這些秘密,他們就會針對iphone來做一些手腳。

我:啊?現在不少年輕人還賣腎去買iphone呢,這麼浮華,談何回報啊?

Vincent你別笑人家現在賣腎買iphone,如果真的賣腎買iphone那也值得了,未來,搞不好,iphone能救他一條命!

我:“phone有功能?

Vincent
為了iphone,少一個腎算什麼?等到iphone救你命的時候,你就知道iphone有多麼重要了。

Vincent
我剛才已經給你展示了,iphone可以在無任何信號的時候,通過衛星,直接連接到美國。

我:對的。


Vincent
你想啊?什麼時候這個功能最重要?

我:什麼時候?


Vincent
當然是你在所有信號都斷掉的時候。什麼時候會斷?自然是戰爭,戰爭最重要的就是輿論,出師無名,必然不會有好的結果,但是,如果真的發生戰爭了,你們中國一定會馬上的封鎖互聯網,你們要接受資訊,只能通過電視機和報紙,但是電視機和報紙又都被中國所掌握,這時候,你想得到真相怎麼辦?

我:難道是通過iphone


Vincent
正是如此,一旦中國的互聯網被切斷,美國會馬上通過衛星把最新的資訊(包含中國高官在美子女資料和財產,如何避難,戰況的最新報導)全部推送給中國的iphone用戶。

我:哦!!!原來如此。


Vincent這也是為什麼iphone的定價高的原因,因為能夠擁有iphone的用戶,在中國來說,都是白領階級,也可以說是中低層的資產階級,你們才是最具有活力、最具有社會發言權的群體,如果能夠幫助你們,就能夠幫助廣大的中國民眾。

Vincent
繼續說道:“iphone的功能還遠不如此。iphone能夠根據你日常的使用習慣和記錄,基本確定你的身份、職業、社會地位!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有效地區分平民和XXX,你懂的。

我:“iphone收集用戶資料這個事,我們國內早就知道了,難道我們這的高層什麼都沒做麼?””


Vincent
當然,也有一部分被中國收買的駭客來破解我們的心血。你知道是什麼麼?

我:難道是……”


Vincent
沒錯,他們通過越yu這種手段,在美國衛星和iphone之間加了一層過濾。
Vincent當然,你要知道,這些功能也只是一部分,真正強大的功能,不到最後,你是見不到的?

我: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Vincent
確實,包括iphone4ssiri功能,他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語音功能,他本質是一個人工智慧系統,未來,它可以直接把你的話翻譯成為英語,你可以通過siri來達到直接和美國人交流的目的。

我:那既然這樣,為什麼我們中美表面上還是這麼平靜呢?難道我們不可以不進口iphone,不就能阻止了麼?


Vincent你們的高層,一開始確實是非常反對iphone入華的,這是事實,但是這東西就和互聯網一樣,是時代的潮流,是攔不住的。所以最後,他們也有些束手無策,只能改變戰略,通過別的方式來干擾iphone
我:那為什麼約伯斯時代,他沒有治理過水貨呢?
Vincent約伯斯信禪宗,有很深的東方情結,所以,他不希望人工干預這些事情,這也是company對他不滿的原因,所以,蘋果才換來庫克。
我:換?你的意思是?約伯斯還沒死?
Vincent當然,他現在活得好好的呢,很瀟灑。
Vincent和我說到這裏,酒會也快結束了。
我還是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一切,但是我又無力反駁,我想知道更多,但是我又非常的害怕。我喝了兩口紅酒,定了定神。

酒會結束,我們就回到了酒店安排好的房間。

我繼續好奇的問Vincent你說約伯斯還活著,有證據麼?

Vincent這個我是沒有辦法證明了,其實也沒有必要,現在已經沒有人關心他的死活了,他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改名換姓,可以過普通人的生活。

我:好吧,但是,你說你們的company通過這種手段來策反我們偉大的共和國,我覺得不可信啊,怎麼想都不像是真的。

 
Vincent為什麼不呢?遠的不說,就說說近的吧,阿拉伯之春背後的推手難道沒有company麼?你仔細想想,LBY(利比亞)的百姓是靠什麼組織到一起的?

我:推特、面書!


Vincent
沒錯,company有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正是因為有了推特和麵書,LBY的人民才可以勇敢的走到一起!
我:是的,這個我明白,現實生活中的人民心裏都有一種孤島效應,認為反抗壓迫他們的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認為自己有這種想法是非常大逆不道屬於少數派的,但是,當有了互聯網,大家彼此心意相通,才會勇敢的從暗處走向明處。

Vincnet
沒錯,互聯網確實已經幫助到了世界上很多的民眾!
我:互聯網的推廣也是你們company做的?

Vincent是這樣的,你知道麼,中國大陸第一封電子郵件是1987914日 發出的,內容是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過長城,走向世界),揭開了中國人使用互聯網的序幕。幫你們實現這些是維納·措恩(Werner Zorn),但是今天,你們卻幾乎沒有人記得他,因為你們已經違背了互聯網的初衷。

我:是的,這個我明白,我們今天是還遠遠沒有跨過長城,更不可能輕易的到達世界上的任意角落,都賴那個姓方的(北郵校長方濱興,長城防火牆GFW之父)。


Vincent
哎,其實也不能怪那個姓方的,他也只是一個狗腿而已,但是從87年幫助你們發出第一封郵件後,後來因為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互聯網在中國大陸的發展,整整耽誤了7-8年之久。
我:嗯,我明白,那段事情就不要提了。
維納·措恩教授

Vincent 
雖然是有層層的封鎖,但是company並非忘記了中國,1993年歐洲量子實驗室推出了www萬維網後,1994年,我們就幫助中國連接上了萬維網,希望你們能夠真正的瞭解世界,瞭解自己。可惜啊,這麼多努力,到頭來還是被惡人給利用了。

我:嗯,明白了,這事不能說太細。這麼說中國互聯網初期那些大鱷?全都有美國背景?


Vincent
嗯,多了不敢說,你看看你們大陸的幾大門戶吧,凡是老總從美國留學或是從美國拉過風投的,8成已經被company滲透了。
Vincent是經過我們這麼多年的努力,目前中國才能有今天啊!你們IT產業的各行各業哪個不是從美國直接翻版過來的,你們的QQ翻版ICQyouku翻版優tube,你們流行的人人網直接翻版facebook……”

我:這個是事實,畢竟拿來用產生利益快嘛!但你說各行各業都有你們的扶植太假了吧,淘寶有麼?淘寶我看可是我們滔滔和寶寶的合成,是正宗的國企吧?

Vincent“Too simple,你不能光看表面字義,淘寶的馬*創業之前是什麼工作?

我:好像是英語老師吧!


Vincent
他是不是從美國回來之後才創業的?

我:看過一些資料,好像是這樣的,但是這能說明什麼啊?


Vincent
給你個明顯暗示吧,你們現在淘寶上,都流行怎麼互相稱呼?

我:親,親!哎呀,叫著都肉麻!


Vincent
是的啊,中國人講究含蓄,這個親親的叫法很明顯是學我們美國的dear嘛!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淘寶的是直接翻版美國的口語“Dear”,美國人確實是非常直白,互相稱呼都是親愛的Jack,親愛的Rose,有理有據,讓我信服。

我:服了,服了,真的令人信服。我對你們的策略確實是五體投地,不過有一點,你們似乎忽略掉了,如果你們真的瞭解中國歷史,就應該知道,蔣介石和毛潤之爭天下的事啊?你們現在的情況很像是蔣介石的階級,但是,你們似乎不瞭解,中國的情況比較特殊,只有得農民,才能得天下,毛潤之深諳其道,所以才能在鬥爭中獲勝?不是麼?


Vincent
你說的這個,我們當然知道了。

我:那你們應該知道,即使是今天,大多數農民也是對互聯網應用是不感興趣的。


Vincent
沒錯,我們當然除了互聯網,還有其他的滲透手段。你想想大陸農村的文化生活非常單調,他們最喜歡什麼?
我似乎又明白了點:難道是……網遊?

Vincent
正確!我們在2001年就開始通過韓國的一款網路遊戲打入到中國的各個城鄉!

我頓時淚流滿面:啥也別說了,我知道了!


我倆異口同聲地說出來了兩個字傳奇!

對於《傳奇》我是再瞭解不過了,我的整個高中生涯幾乎都是和《傳奇》一起度過的,經過Vincent這麼一分析,我的確感覺到了《傳奇》背後的不平凡,不免後背有了一絲絲涼意。

沃瑪教主是傳奇中的邪惡首領,傳說他為了自己的復活犧牲了大量的沃瑪教眾,而他的重生也帶給那些死去的教眾以邪惡的不死生命。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映射啊!


Vincent
繼續說道:《傳奇》這個遊戲非常特殊,他表面上是韓國人開發的,但實質上他的核心還是經過company許多心理學家反復論證過的,之所以交付給韓國人開發,正是由於韓國過去視中國為宗主國,兩國文化有很多相同點,所以,韓國人來做,更能貼近中國人的心理。傳奇,你只要玩多了,根本不需要講什麼大道理,也就是說,如果發生什麼的時候,農民就會像傳奇裏的人物一樣,奮勇向前……”

我:怪不得傳奇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共鳴,原來真不是簡簡單單的一款網遊而已。


Vincent
是的,當時,company在大陸找了一個代理人,姓陳,他就是靠這個遊戲發的家,但是漸漸地,他也和我們漸行漸遠,可惜啊!

我:哦?是的,傳奇剛開始和後來的差別的確非常大,傷透了我們玩家的心,原來真正的原因在這。


Vincent
沒錯,一開始傳奇本來是按點卡收費,我們希望能夠循序漸進,在company的引導下,讓中國線民正確的來參與這款遊戲,但是,姓陳的見利忘義,忘記了自己的使命。他在傳奇裏胡改亂改……”

Vincent
他的胡作非為,導致傳奇用戶大量流失,遊戲可玩性大大下降!最終,company只能將這個事情交付給其他人來做。從此,陳和company決裂。

我:原來是這樣啊,我剛才還想,你說陳是company的人,唐*又是company的叛徒,怎麼可能2004年直接出走,跳到了陳的公司,原來他們早就認識,並且臭味相投,才苟合在一起的啊!


Vincent
沒錯,唐*2004年加入陳的公司後沒多久,因為兩人都有問題,所以沒多久就決裂了。

我:真是一種迴圈啊!


我:傳奇的團隊,後來又整體被一個有錢的大老闆挖走了,給傳奇換了個名字,後來還在美國上市了。


Vincent
沒錯,後來company乾脆將錯就錯,直接把那款遊戲向另一個極端發展,而且,那個老闆現在也已經是company的人了……”
夜深了,我倆聊著聊著就在各自床上睡著了。

由於前一天聊得太晚,第二天,我和Vincent都起得很晚,本來不打算去會場了,但是由於我是代表公司來的,必須要簽到,於是還是硬著頭皮去了會場,照例,我又和Vincent坐在最後一排,繼續著昨晚的話題。

 


……(此處略去N個字)
 
上午和Vincent聊完百度和其他一些IT企業後,我和Vincent相處的時間只有最後一個下午了,所以,我不能再和他聊些不痛不癢,無關緊要的東西了,我現在也不是很關心iphone究竟還有什麼強大的功能,但是,我一定要瞭解,到底company什麼時候會對我們下手呢。
下午,我和Vincent依然坐在後一排。

我:“Vincent,我已經知道了中美間在IT行業之間的勾心鬥角了,相比除了IT行業,各個行業也都大同小異,我十分想知道,現在中國***,如果你們一聲令下,我想那絕對不是一呼百應,可以說是會一呼萬應啊!


Vincent
不,之所以現在還沒有下手,是有原因的。

我:哦?你們在忌憚什麼?


Vincent
中國的實力!

我:中國實力?搞笑呢吧,我們有什麼實力啊?雖然現在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人均收入都世界100名開外了,軍事就更不用說了,釣魚島已經許給日本,黃岩島估計也快丟給菲律賓了……”


Vincent
這一切,都只是中國的一些障眼法而已,如果你要和敵人對戰,你先示弱,就會讓敵人放鬆警惕。其實中國的軍事實力,目前保守估計,已經是世界第二,超越美國,也只是時間問題,所以,我們只能慢慢滲透,不可能從正面打擊。

我:不相信,好,就算你說釣魚和黃岩是在和別國唱戲,那你應該知道浮水洲島?

提示:浮水洲島(BechLongVi),也稱為白龍尾島,位於北部灣,原為中國領土,島嶼上生活有百余居民。1957年,中國將該島交給越南。2004年,中越簽署協定,正式將島嶼劃歸越南。

我繼續說道:你看,我們的島三天兩頭就送人一個,你還說我們實力強?

Vincent
沒錯,你想,你們中國人連自己的國內事務都不瞭解,那麼相對更加神秘的軍備,你們老百姓又能瞭解多少呢?

我:最簡單的吧,就說海軍,航母應該算是有絕對實力的吧,美國已知的航母就有十一艘,中國最近才把那個從烏克蘭買來的模型拼起來,這有的比麼?明顯是屌絲VS高帥富啊?


Vincent
首先,糾正你一點,美國的航母遠不止11艘。

我:嗯?難道還有隱藏起來的。


Vincent
沒錯,同理,中國也早已把自己最先進的航母隱藏起來了,可以說,瓦良格只是一個對外展示的模型,和中國真正的家底比起來,不過是九牛一毛。
我:啊?中國還有真正的航母?什麼意思?
Vincent你說造船廠一般都在哪?
我:肯定是港口啊。
Vincent對,連你都知道,你說美軍能不知道麼?中國都一般在哪造船?
我:嗯,我猜是大連港啊,蕪湖港啊,肯定是這類港口啊!

Vincent是的,你想,連你都知道,美軍能不知道麼?中國高層能不知道麼?所以,肯定是有所防範的。否則美軍的衛星一直盯著,有什麼風吹草動,能不知道麼?可是,中國非常聰明,你們的航母,並沒有建造在港口,所以,美軍一段時間內居然沒有發現。

我:哦,那我們的航母,在哪?


Vincent
這些東西不好亂講!說錯話,是要丟命的!你確定你想聽麼?

我:朝問道,夕可以死,但講無妨。

我的好奇心已經戰勝了我的理智。

Vincent
好吧,你想既然不能造在港口,一定要造在一個內陸,那麼這個地方人還要少,還要有很好的水源。你可以猜猜是哪?

我:這個是陰謀論吧,我不太敢相信,那麼浩大的工程,肯定要涉及到很多的參與人員,哪有不透風的牆啊,要是真有這麼碩大的工程,民間早就知道了,畢竟,造航母可不是疊被子啊。


Vincnet
呵呵,你太低估你們高層的這種實力了,你們建造這種工程是有先例的。

我:嗯?請舉例!


Vincent
拿出iphone,一邊打字一邊說:你聽過中國的816地下核工廠麼?

我:沒有,快給我看看。我開打鏈結
http://baike.baidu.com/view/3536560.htm


看了一會兒,我看楞了!


Vincent
沒錯,你們在60年代就擁有這種實力了,雖然現在是資訊時代,但你們依然是有控制實力的。

我:嗯,那我們的航母到底在哪?


Vincent
別急,就是像這樣的掩體,在大陸,我們估計不下100個。裏面的先進武器完全超乎美軍的想像!目前,我們所知道的一個航母基地,也可能不是唯一的。我剛才已經提醒你了,內陸,要能模擬海,要有山方便做掩體,要人口少……”
我腦子裏鋪開中國地圖,反復思考,一個地方閃現出來!我迫不及待脫口而出:青海!?

Vincent
嗯,沒錯!準確的講是青海湖。青海湖位於青海省東北部的青海湖盆地內,既是中國最大的內陸湖泊,也是中國最大的鹹水湖。由祁連山的大通山、日月山與青海南山之間的斷層陷落形成。在這種地方建造航母,真是天賜寶地啊。”Vincent一邊感歎,一邊遞上一張圖片——

Vincent
據消息透露,目前這個地方,已經放置了大大小小的航母超過百艘。白天就停靠在掩體下,夜晚霧天出來演練,衛星根本無法檢測到他們的行動,實在是太強大了。

我聽到這已經震驚了,原來,我一直以為這些資訊都是鐵血論壇上一群腦殘在那胡編亂造出來的,沒想到居然都是真的。


Vincent
你現在明白了中國真正的實力了吧,這也就是我們現在在國際上處處小心的原因,中國真的很強大,得罪不起的!必須通過軟實力來滲透。

我:那既然這麼隱秘,你們是怎麼知道的呢?


Vincent
你們高層在一次駭客行動中,不幸暴露了身份,我們抓到了一些spy,把他們培養成了雙面spy,這才得到了這些消息。

我:那不對啊?我們這麼多大船都停在湖裏,如果真有戰爭了,總不能在湖裏擺著啊?怎麼能運到海上呢?


Vincent
這也正是我們所畏懼的,你聽過三國裏空城計的故事吧,明面上的敵人並不可怕,但是正是這種低級的漏洞才讓人覺得可怕,一開始,我們也簡單的認為,你們高層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怎麼會把船造到湖裏。後來,經過我們一系列縝密的分析,我們終於恐懼了,既然你們敢把船造在高原的湖裏,就一定有實力把它運送到海面。但是究竟是怎麼運的,這是一個迷,未知的東西,才是最可怕的啊。

我:“……”
Vincent我們有兩個懷疑方向,第一,在中國的地下,已經利用盾構機挖通了一條由西藏直通到東海的地下隧道,就像地鐵一樣,既可以跑火車,又能跑船;第二,你們已經開發出了反重力設備,直接用一種未知的超大型飛機將航母吊到海面;第三……”
Vincent說道第三,已經明顯面色蒼白,不敢再說下去了。
我:第三是什麼,說啊?
Vincent第三是最可怕,也是我們最不願意接受的。
我:什麼?

Vincent我怕我說了你也不相信。
我:信啊,之前你說的,我都信了,還能更離譜麼?
Vincent你知道莫比烏斯環麼?
我趕緊百度了一下,就在我研究的同時,Vincent直接歎了口氣,說,還是簡單點說吧,我們懷疑你們已經掌握了蟲洞原理,可以扭曲空間,瞬間就把船傳送到海上……”


我雖然是做好了準備聽離譜的回答,但還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我:這個打死我也不信!怎麼可能有這種技術。
Vincent如果100年前,我和別人說,可以直接把你的聲音瞬間傳送到地球的另一端,你說那個人會信麼?
我:肯定不會,他會認為你是神經病!
Vincent是的,所以,真相總是超過你的想像,我們所在的世界,一切都是由最基本的單位構成,聲音可以轉化為信號從A傳輸到B點後再由信號轉換為聲音,圖像也一樣可以傳送,那麼,物質其實也是一樣,可以傳送的。這項技術在company裏剛剛起步,但是我們有理由懷疑,在中國大陸,你們也許已經熟練掌握了。
我:這都是我們的間諜告訴你的?
Vincent嗯,是的。
我:不太可能吧,我們的高等教育水準這麼爛,怎麼可能會發展出這些東西?就是清華、北大也不可能啊!
Vincent清華?北大?呵呵,他們只是普通的高校,和你們精英教育比較起來,簡直是小學生水準。前蘇聯的民用科技不是一樣很爛,但是卻是第一個把人送到太空的。
我:那我們的精英教育是哪里?
Vincent目前,已知的有兩處。
我:哪兩處。
Vincent山東濟南藍翔技校和新東方!



我:山東濟南藍翔技校,這個我是知道的,美國報導,藍翔技校曾經多次入侵美國五角大樓,如入無人之境,但一直不知道是真是假。

(補充:網上曾經確實曝光過美五角大樓等軍要網站被一些來自中國某些地區(居然特意點名了藍翔技校)的駭客攻擊的消息,並且是中國ZF授意。而我天朝自然出面對此一口否認,稱無此事,辯稱此乃西方列強惡意抹黑我朝,誇大我朝威脅)

Vincent
是真的,藍翔的科技力量不可小覷,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爾在內部會議上曾經說過,不能放任藍翔技校肆意發展,藍翔的一個班抵得上美軍的三個機動師。

我:那,新東方麼?一個學英語怎麼可能有什麼殺手鐧呢?


Vincent
不是教英語的那個新東方。

我:那還能是教烹飪的那個?


Vincent
正是!

我:就是那個炒菜的新東方?


Vincent
是的,你想!中國人以什麼聞名世界?

我:地溝油?

Vincent正面的。就應該是美食了吧,一般中國移民,混的好的,都是在美國開餐廳,混的一般的在餐廳當大廚,再差一點的,就是刷盤子,無論如何,中國人在一般美國民眾眼裏不是貪官就是廚子,怎麼都離不開烹飪。

我:這倒也是,確實,中國人在國外開餐廳的比較多,是一個切入點。


Vincent
是的,而且,無論多高的官,多神秘的人物,只要是人,就要吃飯,只要吃飯,就難免要接觸廚師,所以,是最方便滲透的職業。新東方表面上是一個烹飪學校,實際上是中國特工的搖籃。

我:原來如此,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每年大量的年輕人進入新東方學烹飪,卻很少看到他們在網上瞎扯淡,原來都是被賦予了重要使命啊。


Vincent
嗯,沒錯,所以,現在沒辦法,我們只能通過不斷的在網上醜化,惡搞藍翔和新東方,讓年輕人以為他們都是被惡搞起來的,這樣,年輕人不會主動去藍翔和新東方,中國的高層又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他們只能每年從清華、北大挑選一些優秀又不願去美國的青年來培養。

我:哦,從清華北大直接選取新東方麼?


Vincent
不,藍翔的學生進學校第一年,就要去學量子物理,高能物理……無論文理工科,以清華,北大的學生的綜合水準,很難跟得上,所以,必須要送到一個特殊機構,念一年類似於預科的機構。

我:這個機構是什麼?

Vincent就是北大青鳥!
說真的,我知道我已經徹底的被中國真正的實力震驚到了。我知道,有太多太多的秘密,我即使和Vincent再聊上三天三夜,也很難講完,但是時間不長了,馬上為期兩天的大會就要結束了,我和Vincent也要分開了。
我只能馬上挑重點的問了:那說了這麼多,我們回到最開始,我們普通人究竟應該怎麼利用iphone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生存下去呢?。
Vincent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一直呆呆的看著門口,門口,兩個穿便裝的一個亞洲人一個白人正在一邊向裏面張望,一邊和主持人耳語。
Vincent我時間不多了……不能再和你聊了。他說完起身要走,門口兩個人馬上沖了進來,三步並兩步的直沖最後一排,按住了Vincent

我,Vincent,大會主持人和最後兩個來人,一起出了會場,兩個後來的人,先讓主持人核對了一下名單,在大會的邀請名單上,的確沒有這個Vincent
那個白人摟住Vincent,看似亞洲人的另外一個開始問我:剛才,他和你談什麼了?
我:沒談什麼,我們就談談現在軟體行業的趨勢之類的。
亞洲人:嗯,不要相信他的話,我們是美國羅徹斯特大學精神病研究中心。他邊說,邊把證件遞給我看,“Vincent,是我們中心的一個重症病人,以前一直在加州從事計算機工作,由於壓力太大,患上了精神病,上周不小心從醫院走失,現在我們帶他回去。
我:……”
說完,他倆就駕著Vincent向酒店外走去,Vincent回頭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我一個人呆呆的立在那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許久許久都沒有動。

我被一個精神病人忽悠了週六、周日兩天,MD,我心裏暗暗罵自己。我就知道他說的不是真的。我一個人悻悻的向會場走去,準備收拾收拾東西回家,這兩天,我已經恍恍惚惚沒怎麼好好休息了。
我收拾好後,就提前走了,在計程車上,我突然自己笑了,哎,平時挺聰明的,怎麼可能就被一個精神病程式師忽悠兩天呢?想想也是,哪有那麼多陰謀啊,還是吃飽喝足就好了。
就在這時,嗡嗡兩聲,我的iphone震動了,我拿起來,不是電話,也不是短信,而是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詭異畫面,螢幕上顯示出兩個小字“Action Begin”!(全文完)



轉自:http://xuqianfeng1117.blog.163.com/blog/static/18970226620124279746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