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0日 星期三

商業週刊-專欄部落格-網民肥皂箱-別再用孝順父母當放棄夢想的理由 (1/2)(生涯,夢想,做自己)

商業週刊-專欄部落格-網民肥皂箱-別再用孝順父母當放棄夢想的理由 (1/2)(生涯,夢想,做自己):

我們都不知道是風水不好還是怎樣,大學便有同學去海邊,留下包包、車子便一去不回,研究所時有同學在台大女舍上吊,再隔一陣子,傳來的消息居然是在日本一橋大學的同學跳樓。

人年紀越大越膽小,那時候更不敢放棄手中的一切去放手一搏,將死的時候才來後悔自己虛度一生,怨東怨西,悔恨沒有勇氣做自己、埋沒才華。

「不必為了取悅他人,而假裝聽不到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也不需要爲了任何人的認同而活。」

前陣子,有個乖巧溫順的學妹問我,是否有認識有台灣或美國律師執照卻不當律師或是公司法務的朋友。我說我知道美國很多名作家是律師、名運動經紀人是律師、有聽過朋友的律師朋友轉行當牧師,台灣我知道的有True yoga的史奎謙律師、美食家自學之路的高琹雯律師。
學妹三十出頭,她一向順遂,只因為她聰明能力強、善讀書會考試,但她不想活得那麼累,她也對法律沒太大熱情;「我們家是開藝廊的,我從小就對藝品買賣很有興趣,也算是有眼光,每次都能小賺一筆,但如果我現在放下所學的一切去接家裡生意,等於回到原點,爸媽一定會覺得辛苦栽培我結果竟是這樣,我不能這樣對不起他們,這樣很不孝。」
「妳是最近職業倦怠嗎?」
「前陣子,所上有個同事嫁去國外,嫁給留學時的同學,我們部門幫她辦了一個送別餐會,每個人都唸著:好羨慕哦,真希望我也有這麼一天,可是沒辦法,台北房價太高了,我本來以為是客套話,後來才發現他們是真的不快樂,很多人繼續撐下去的原因是因為必須付貸款。」
「妳有和其他同事聊過嗎?」
「有啊,我和主管談到我的不快樂,他說這很正常,反正習慣之後我就會把這一切拋諸腦後,唉,有時候真希望有一天老天會突然顯靈告訴我未來的路,然後一切就能豁然開朗。
我如果活個七十歲好了,現在旅程也快走一半,前途雖然很重要,但有時候也應該要停頓下來回顧一下過去所走過的路,並眺望以後真正想走的路吧。」
隔了一週的週日,我帶老婆小孩和兩位美女吃飯,高挑纖細、大眼長髮的學姐辛酸笑著說:「學弟啊,你今天能看到學姊真是很不容易呢。」
「!!」
學姐是1993年台大法律系司法組畢業,那時候還沒有財法組,僅司法和法學兩班,卻已有八人離世。
「我們都不知道是風水不好還是怎樣,大學便有同學去海邊,留下包包、車子便一去不回,研究所時有同學在台大女舍上吊,再隔一陣子,傳來的消息居然是在日本一橋大學的同學跳樓。
§
本來想說已經夠糟了,過幾年,傳出有同學過勞暴斃,今年,有個女同學五月發現罹癌,七月便走了,得的癌症還是沒人聽過的--中隔癌。」
「中隔癌還真是沒聽過。」
「是啊,聽到時也很疑惑,唉,大家也只能互道保重了,明天和死亡都不知是誰先到呢。」
美女學姐法律系畢業後,被家人逼著考了兩三年國考,之後私底下偷偷報名托福,先斬後奏,申請到美國新聞傳播類的研究所,再和爸媽攤牌,「我就是對法律沒興趣,不讓我唸我就申請留學貸款出去!」
現在,她在金融業公關部門擔任高階主管,負責和媒體打交道,如魚得水,過著令人羨慕有品味、玩音樂喝紅酒的浪漫優雅日子,「不必為了取悅他人,而假裝聽不到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也不需要爲了任何人的認同而活。」她瀟灑說著,太帥了。
和學姐聚餐的當晚,我打通電話給學妹,衷心說道:
「明天和死亡不知是誰先來到,如果確定自己不是職業倦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人生本來就沒有固定的公式,也不是一場有固定答案的考試。
至於孝順方面,努力跟父母表達我只是做法不同,不表示不尊重你們,相信父母會理解的,一朵還棲止在枝頭上的花,不過是一棵樹的一部分,唯有當他從枝頭落下,才能成為他自己。
而放棄現有一切走自己的路,當然是很不容易,但是會很快樂,因為妳是自己生命的主人;通常父母會比我們早過世,如果妳只是怕他們失望傷心,勉強自己討好他們去從事有面子的工作,等他們離開的時候,妳也中年了吧,難道要到中年才轉行嗎?
人年紀越大越膽小,那時候更不敢放棄手中的一切去放手一搏,將死的時候才來後悔自己虛度一生,怨東怨西,悔恨沒有勇氣做自己、埋沒才華。」
我虛長學妹幾歲,現在最大的體悟就是,不管做任何事都該是為了自己,而不是與他人競爭,競爭會讓你緊張,只有為自己而做,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
親愛的學妹,輕鬆的向前跑吧,昨天的妳和今天的妳,迎向更燦爛的明天身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