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比特幣盛衰浮沉:半年升值34倍 流通市值過億_產業資訊_遊戲_央視網

比特幣盛衰浮沉:半年升值34倍 流通市值過億_產業資訊_遊戲_央視網:

據國外媒體報導,美國《連線》雜誌網絡版11月份撰文詳細闡述了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的前世今生以及隱藏在這種虛擬貨幣背後的盛衰浮沉故事。以下為文章全文:
  比特幣問世
  2008年11月1日,一位名叫中本聰(SatoshiNakamoto)的人在一個並不未人所熟知的密碼學網絡論壇上發了一篇研究論文,描述了一種新型電子貨幣的設計理念,並將其稱之為「比特幣」。經常光顧這個論壇的資深網友以前都未聽説過此人的名字,而從網上能夠搜索到的有關他的少許信息也都模糊不清,且自相矛盾。
  中本聰在一份在線註冊資料中自稱自己住在日本,但他的電子郵件地址卻來自德國一個免費服務站點。在谷歌搜索他的名字,也找不到相關信息,很顯然中本聰是個假名。
  儘管中本聰身份成謎,他的發明卻破解了困擾密碼學家長達數十年的一個難題。自從互聯網誕生以來,數字貨幣這一理念就一直是個熱門話題。數字貨幣不但使用方便又很難被追蹤,而且還完全不受政府和銀行等第三方機構的監管。上世紀世紀九十年代,一個由自由密碼破譯者發起的名為「網絡解密高手(Cypherpunks)」的密碼破譯運動開始致力於打造虛擬貨幣的工作中。但所有試圖推出虛擬貨幣的努力均以失敗告終。
  早在90年代初期,密碼破譯員戴維-扎烏姆(DavidChaum)推出了匿名系統Ecash,但這種電子貨幣最終並未成功,其失敗的部分原因在於它依賴於政府和信用卡公司的現有基礎設施。之後相繼出現的「比特金幣」(bitgold)、RPOW、b-錢等多種電子貨幣也沒有一個獲得過成功。
  設計電子貨幣面臨的一個重大挑戰就是要解決所謂重複支付的問題。如果電子貨幣只是信息,擺脫了紙幣或者貴金屬等實體結構的束縛,那麼怎樣才能避免人們將它當作文檔,輕易地進行複製粘貼,然後隨心所欲地進行「支付」呢?比較常見的解決辦法是建立一個中央結算系統,以保證對所有交易進行實時記賬,同時確保人們上一筆用完的電子貨幣以後不能再重複使用。這種辦法能夠避免欺詐行為,但它也需要一個有信譽的第三方機構來管理整個系統。
  比特幣通過公開分佈總賬的方法完全摒棄了需要第三方機構管理的架構,中本聰稱之為「區塊鏈」(blockchain)。如果希望獲得比特幣,被形象地稱為「礦工」的用戶就必須通過自己的電腦運行特殊設計的軟體進行「挖礦」,並形成一個網絡來共同維持區塊鏈。在這個過程中,它們也將產生新的貨幣。交易會散佈到整個網絡中,運行「挖礦」軟體的計算機會競相破解不可逆的密碼謎題。這些謎題包括來自於好幾個交易的數據。
  第一個解決謎題的「礦工」會被獎勵50個比特幣,相關的交易區塊就會被加入到整個鏈條中。隨著「礦工」數量的增加,每個謎題的難度也會隨之上升,這將使得每個交易區塊的產生時間保持在10分鐘左右。此外,區塊鏈的規模每達到21萬個,獲得的獎勵便會減半:先從50個比特幣減少至25個,再從25個減到12.5個。按照這種算法,大約到2140年整個系統將產生2100萬比特幣,達到事先預定好的上限。
  深受業界讚許
  2008年中本聰關於比特幣的設計問世之時,正值外界對政府和銀行管理經濟和貨幣供應能力的信用降至最低點。美國政府向華爾街和底特律汽車巨頭們注入大筆援助資金。美聯儲也推出了「量化寬鬆」政策,希望通過印鈔票來刺激經濟增長。黃金價格隨之一路飆升。
  比特幣無需得到搞垮經濟的政治家和金融家的認可,它只需要中本聰精準的算法。它的設計不僅能夠有效預防欺詐行為,而且事先預設的發行上限還保證了比特幣的供應處在一個可控的水平,這就令其避免了受熱衷於開動印鈔機的各大銀行的控制以及發生惡性通貨膨脹。
  2009年1月3日,中本聰自己通過「挖礦」獲得了第一批50枚比特幣,這也被稱為「創世區塊」(genesisblock)。在隨後的一年時間裡,他的發明還侷限在一小撮早期使用者當中。但是慢慢地,密碼破譯界以外的用戶開始熟悉比特幣。這一發明還贏得了許多電子貨幣行業資深人士的讚許。例如,b-錢發明人戴威(WeiDai)稱比特幣的問世「意義重大」;「比特金幣」的發明者尼克-薩博(NickSzabo)稱讚比特幣是「對世界的偉大貢獻」;RPOW背後的著名密碼破譯專家哈爾-芬尼(HalFinney)稱它「具有改變世界的潛力」。倡導數字隱私保護的美國非營利機構電子前沿基金會(TheElectronicFrontierFoundation)最終開始接受比特幣形式的捐款。
  比特幣的早期使用者雖然很少,但他們都分享開源軟體項目的社區精神。美國新英格蘭地區編碼員加文-安德烈森(GavinAndresen)花50美元購買了1萬個比特幣,創建了一個名叫「比特幣水龍頭」(BitcoinFaucet)的網站,並完全出於好玩地向人們免費分發比特幣。美國佛羅里達州程序設計員拉斯洛-豪涅茨(LaszloHanyecz)被認為是第一個在現實世界使用比特幣的人。他用1萬個比特幣從著名比薩零售店PapaJohn換回來兩個比薩。豪涅茨先是將1萬個比特幣發給英格蘭的一名志願者,後者遠在大洋彼岸用信用卡訂購了比薩。馬薩諸塞州的農民戴維-福斯特(DavidForster)在售賣羊駝毛襪子時也開始接受比特幣付款。
  創始人身份眾説紛紜
  在挖礦的間歇,比特幣的早期使用者開始嘗試揭開中本聰的身世之謎。在一個比特幣IRC在線頻道上,有人指出Satoshi在日語中的意思是「聰明」。還有人認為,中本聰(SatoshiNakamoto)這個名字或許是四家科技公司名稱的奇特組合,即三星((SAmsung)、東芝(TOSHIba)、中道(NAKAmichi)和摩托羅拉(MOTOrola)。有人甚至懷疑他根本不是日本人,他的英語簡直無可挑剔,與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無異。
  還有人認為,中本聰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有著令人難以捉摸目的的神秘組織:可能是谷歌的一個團隊或是美國國家安全局。作為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成員,豪涅茨指出:「我和自稱中本聰的人通過幾封電子郵件。我總感覺,他不是一個真正的人。我可能每隔兩個星期才收到回信,好像有人只是偶爾查看那個郵箱。比特幣的設計非常棒,很難想像是由一個人獨力完成的。」
  中本聰向來謹言慎行,偶爾參與的網上討論也只涉及源代碼的技術問題。2010年12月5日,當有比特幣使用者開始要求「維基解密」網站接受比特幣捐款之後,原本言簡意賅、只談業務的中本聰情緒顯得異常激動。他在發表於比特幣論壇的一篇帖子中寫道:「別讓維基解密摻和進來。比特幣需要逐漸成長,在這一過程中相關軟體才能夠得到不斷完善。我呼籲維基解密不應使用比特幣。比特幣仍是一個處於初始階段的小型測試社區。除了進行交換,不應該有更多的用途,過快發展不啻於揠苗助長。」
  正如同他出人意料的現身一樣,中本聰此後就悄無聲息了。12月12日格林威治時間晚上6:22,即中本聰請求放棄使用比特幣作為捐款方式的帖子發佈7天後,中本聰在那個比特幣論壇發了最後一篇帖子,內如涉及新版軟體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接著,對於用戶的電子郵件,他的回覆變得越發沒有規律,最後乾脆不予回覆了。
  此後中本聰只與少數幾個人保持著聯絡,而作為後來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的領導人的安德烈森顯然是其中之一。今年4月26日,他告訴比特幣開發團隊的其他成員:「中本聰今早提議,在公開談論比特幣時,我們應儘量迴避『神秘創始人』這一話題。」隨後,中本聰甚至連安德烈森的電子郵件也不再回覆。比特幣的使用者們甚至略帶憂鬱地想搞清楚中本聰離開的原因。但那時,中本聰的發明已經具備了自我繁殖能力。
  比特幣價值飆升
  紐約互聯網電視初創企業OnlyOneTV的布魯斯-瓦格納(BruceWagner)表示:「比特幣愛好者的作用幾乎就像福音布道者。他們看到了這項技術所蘊含的內在價值。這是一場聲勢浩大的運動,好似一種宗教運動。在比特幣論壇上,你會感受到這種精神。它不是為了你我的一己之利,而是為了提高比特幣的性能。」
  這是一個7月的早晨。50歲的瓦格納正坐在位於紐約曼哈頓區的OnlyOneTV總部的辦公室中。他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裡就變成了比特幣的首席代言人。在其主持的OnlyOneTV節目《比特幣秀》(BitcoinShow)中,瓦格納宣傳比特幣的好處,採訪比特幣虛擬世界中的知名人士。
  此外,瓦格納還負責組織一個比特幣聚會團體,而且目前正努力計劃在明年8月份舉辦首個比特幣「世界大會」。瓦格納在談到發現比特幣的那一刻時情不自禁地説:「我為之瘋狂,五天五夜都沒闔眼,也沒有吃飯。我滿腦子都是比特幣,感覺就像是吸毒帶給人的刺激一樣。」
  瓦格納並沒有言過其詞。他指出,比特幣是「自互聯網問世以來最令人激動的一項技術,」而eBay則是「一個巨型吸血鬼」,更是將言論自由稱為「當代神話[1]」。在預測比特幣的未來時,瓦格納同樣非常興奮地表示:「我知道比特幣不是股票,不會暴漲暴跌。它會一直呈現上漲趨勢。」
  瓦格納關於比特幣價值一路上漲的預測確實應驗了一段時間。從2009年到2010年初,比特幣根本一文不值;在用戶於2010年4月開始使用比特幣進行交易後的最初半年時間裡,一個比特幣的價值還不到14美分;2010年夏天,突如其來的供應吃緊導致需求上升,比特幣的網上交易價格開始上漲;到2010年11月份初,一個比特幣的價值開始漲到36美分,之後回落到29美分左右;2011年2月,比特幣的價值再度上揚。科技資訊網站Slashdot曾報導稱,比特幣竟然上漲到了與美元等值的水平——達到1.06美元,隨後穩定在87美分左右。
  今年春天,由於美國知名財經雜誌《福布斯》對比特幣的報導,這種新型「密碼貨幣」的價值此後一路飆升。從4月初到5月底,一個比特幣的價值從86美分漲至8.89美元。科技資訊網站Gawker隨後在6月1日針對比特幣在網絡毒品交易商之間的受歡迎程度進行了報導,使得比特幣的價值在一週內漲幅超過2倍至27美元左右,後最高漲至29.57美元,半年升值34倍,而流通中所有比特幣的市值則達到了1.3億美元。
  美國田納西州一個叫KnightMB的網友因擁有37.1萬個比特幣(價值超過1000萬美元),成為比特幣虛擬貨幣世界的「首富」。豪涅茨當初用來購買比薩的一萬個比特幣的價值猛漲至272,329美元。他説:「我倒沒感到特別沮喪,但比薩卻真的很好吃。」
  獲得極高關注度
  比特幣獲得了通常只有矽谷科技企業IPO和蘋果產品發佈會才能夠得到的關注度。記者兼企業家傑森-卡拉卡尼斯(JasonCalacanis)在他的互聯網脫口秀節目上,把比特幣稱作是一種「根本性的轉變」和「我20年來在科技領域看到的最有趣的事情之一」。
  著名風投資本家弗雷德-威爾遜(FredWilson)將這種「社會劇變」稱為互聯網行業的「下一個大事件」,他列舉的四個典型「大事件」分別為維基解密、黑客入侵Playstation網絡、「阿拉伯之春」和比特幣。
  安德烈森也受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特別邀請,來到弗吉尼亞州的蘭利市中情局總部介紹比特幣的情況。呼籲放開網絡分享、廢除專利收費制度的瑞典盜版黨(SwedishPirateParty)創始人瑞克-法爾克文奇(RickFalkvinge)宣佈,他要將自己的全部積蓄換成比特幣。
  比特幣的未來似乎一片光明。美國發明家馬克-蘇普斯(MarkSuppes)購買了一台舊ATM機,改裝以後準備用於將現金換成比特幣。薩普斯曾經從ebay網站上採購相關零配件,在布魯克林的閣樓裡建造了一個熱核反應堆。
  在使用Tor匿名軟體才能訪問的所謂隱形「秘密互聯網」上,像SilkRoad這樣的黑市和灰色網站都將比特幣選作了自由流通貨幣。用戶可以用比特幣在這些網站上購買任何東西,從蒸鍋、棒棒糖到將步槍變成機槍的裝置。一位網名為「TheRealPlato」的年輕比特幣粉絲使用影像博客的方式對其迎接新千年的一次自駕遊活動進行了報導,在這次活動中他只使用比特幣購買商品。比特幣粉絲中的貨幣收藏者開始夢想蒐集儘可能多的比特幣,同時想搞清楚像「創世區塊」這樣的稀有珍品究竟值多少錢。
  隨著比特幣價值的攀升以及「挖礦」行為的普及,不斷加劇的競爭意味著利潤下降。一場電腦配置的「軍備競賽」就此開始。「礦工」們開始為自己的計算機尋找性能更為強大的顯卡,直到他們在市場上近乎難以找到更高的配置為止。最早一批「礦工」使用的是手頭現有的機器,而新潮流則是,「礦工」用便宜的計算機配上頂級顯卡和嘈雜的降溫風扇,全天24小時不間斷運算程序挖礦。挖礦狂潮也引發了「礦工」們的曬配置熱潮。同任何淘金熱一樣,「礦工」講述著一個個令人半信半疑的故事。阿拉斯加州一位名叫Darrin的網友稱,一頭熊闖進了他的車庫,但幸運的是沒損壞他的設備。而另一位「礦工」由於電費過高,警察突然搜查了他的房子,懷疑他在裡面從事什麼非法活動。
  潛在隱憂顯現
  在這片歡樂的氣氛背後,隱憂開始顯現。程序開源設計的特性和自由主義政治哲學,加之又涉及奧地利經濟學派,使得比特幣逐漸引起公眾注意。但真正的貨幣現在岌岌可危,比特幣價值戲劇性的增長帶來了不同的反應,人們開始將比特幣視作可以投機的商品。
  與此同時,由於媒體不斷曝光比特幣,中本聰最初所擔心的問題也成為事實。美國參議員查爾斯-舒默(CharlesSchumer)召開新聞發佈會,呼籲美國藥品管理局(DEA)和司法部關閉SilkRoad,因為這家網站「以我們前所未見的方式在線走私毒品」,並將比特幣視為一種「在線洗錢模式」。
  與此同時,比特幣粉絲對中本聰的崇拜程度也越來越深。一些人開始銷售印有「我是中本聰」(IAMSATOSHINAKAMOTO)字樣的T恤。比特幣粉絲還呼籲將比特幣的最小單位命名為「聰」(satoshi)。有些人開始推出以Satoshi為主題的科幻小説和漫畫文學,並且不斷挖掘中本聰的身世之謎。有的人推測中本聰已去世,也有人推斷他實際就是維基解密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Assange)。
  還有許多人相信,他就是加文-安德烈森。也有一些人認為,中本聰應該就是芬尼、薩博或戴維三人中間的一個。薩博本人則説,中本聰可能是芬尼或戴維。瑞士編碼員和活躍的社區成員斯特凡-托馬斯(StefanThomas)對中本聰在比特幣社區發表的500多篇帖子進行了細緻研究,根據發帖時間繪製出一張圖表。結果顯示,中本聰在格林尼治標準時間早上5點至11點之間幾乎從不發帖,而且週六週日也遵循相同的模式,因此托馬斯認為中本聰在這段時間應該是在睡覺,而不是工作(格林尼治標準時間早上5點至11點正是美國東部時間午夜至早晨6點之間)。
  其他一些線索顯示,中本聰應該是英國人,理由則是他在「創始區塊」編碼中提到的報紙標題出自英國《泰晤士報》,而且他發的論壇帖子和評論使用的是英式拼法,如optimise和colour,而非optimize和color。
  技術缺陷爆發
  不過,即便是最純粹的技術也需要生活在一個不那麼純潔的世界裡。比特幣的源代碼和創意或許毫無破綻,但比特幣本身(構成這個虛擬貨幣單位的獨特字符串)卻只是一個個缺乏彼此關聯的信息片段,需要儲存在某些地方。在默認狀態下,比特幣會被保存在用戶桌面的電子「錢包」中,在比特幣價值不高、易於挖掘且被技術人員擁有時,這種辦法頗具實際效果。
  然而,一旦比特幣變得越來越值錢,計算機也開始無法勝任這項任務。一些用戶開始採用多重備份的方式來保護他們的比特幣,甚至將其加密保存於沒有聯網的計算機上。也有人將它們保存在雲端,或者乾脆是保險箱裡。即便是一些經驗豐富的早期使用者,他們在保護比特幣時同樣遇到了麻煩。例如托馬斯,他的電子錢包有三個備份,但他在無意中刪除了兩個,又丟失了第三個備份的密碼。結果,他損失了7000個比特幣,當時價值14萬美元左右。托馬斯説:「我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來恢復這些備份,但一切努力都白費了。感覺真是太痛苦了。」大多數人都會將現金放入銀行保存,不過更加狂熱的比特幣使用者卻對銀行存有戒心。
  針對這種新的貨幣,一種原始且不大規範的金融服務開始興起。不完全可靠的「在線錢包服務」聲稱能夠有效保護客戶的電子資產。同時,支持比特幣兌換美元或者其他貨幣的交易所也應運而生。比特幣本身可能已經變得非常分散,但使用者卻盲目地希望由第三方來幫助管理比特幣。激進的自由主義者甚至認為這些第三方比聯邦保險機構更加安全。大部分第三方機構都是不知道誰開的互聯網店舖。
  果然,隨著比特幣的價值越來越高,一些不安事件開始困擾比特幣的持有者。今年6月中旬,一位名為Allinvain的用戶稱自己價值50多萬美元的2.5萬個比特幣被人從計算機中盜走。大約一週以後,總部設在東京的比特幣交易所Mt.Gox遭到黑客攻擊,這家交易所處理著市面上大約90%的比特幣兌換業務。
  Mt.Gox限制用戶每天只能兌換價值不超過1000美元的比特幣(按照當時兌換率,大約為35個比特幣)。不過,黑客攻入Mt.Gox的系統後開始大肆拋售比特幣,讓比特幣的兌換率降低為零,以便將其他用戶的數萬個比特幣據為己有。
  案發以後,市場就開始合力阻止這名黑客的兌現陰謀。比特幣價值隨之暴跌,隨著大批投機者紛紛湧入市場,低價買入拋售的比特幣,使得這種虛擬貨幣的價格迅速回升,黑客最終僅得到大約2000個比特幣。
  Mt.Gox因此事停業一週時間,隨後恢復交易,但損失已經無法挽回,從此比特幣的價值再未返回到17美元以上的水平。Mt.Gox在一個月內喪失了10%的市場份額,這些份額全部流向了一家名為TradeHill的智利比特幣交易所。最為嚴重的是,這一事件動搖了比特幣社區的信心,並引發了一連串負面報導。
  反烏托邦笑話
  在公眾心目中,一夜之間比特幣從未來貨幣變成了反烏托邦式的笑話。電子前沿基金會悄然停止接受比特幣捐款。兩位專門從事網絡分析的愛爾蘭學者就發現,比特幣的使用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隱秘,他們成功識別了使用比特幣向維基解密捐款的人的身份(維基解密在2011年6月宣佈接受比特幣捐贈)。
  另外,期待比特幣易於使用的新用戶卻對獲取、持有以及花費比特幣的複雜程度頗為失望。一時間,獲取比特幣的最簡單方法是,先通過Paypal購買SecondLife中的Linden虛擬貨幣,再用Linden貨幣去兌換比特幣。隨著媒體報導的基調從誇大其詞轉向懷疑,人們的情緒也開始從最初的興奮轉向不滿。
  更多的災難隨之到來。位於波蘭的第三大比特幣在線交易所Bitomat發現自己的系統偶爾會出現重寫整個電子錢包的現象。安全專家分析後認為,專門針對比特幣使用者發起攻擊的病毒呈現激增趨勢:有些專門盜取裝滿比特幣的錢包,還有一些可以搶佔別人的計算機資源來「挖」新礦。到了夏天,最早推出比特幣錢包服務的MyBitcoin停止回覆電子郵件。
  事實上,人們一直就對這家網站心存疑慮。MyBitcoin在西印度群島註冊,由湯姆-威廉姆斯(TomWilliams)負責運營,但此人卻從未在比特幣論壇上發過貼子。在沉默了一個月以後,比特幣布道者瓦格納終於道出了許多人心存已久的一個疑問:MyBitcoin的運營者顯然是一邊拿著大家的錢,而另一邊卻玩忽職守。瓦格納本人透露,他將自己的2.5萬個比特幣全部保存於MyBitcoin,他還推薦親朋好友使用MyBitcoin的服務。他還幫助調查人員指認過幾名嫌疑人。
  被指「龐氏騙局」
  MyBitcoin的潛在主人再次浮出水面,並聲稱自己的網站遭到黑客攻擊。結果,瓦格納卻成了比特幣事件「反圍剿」的對象。一項針對其涉嫌抵押貸款欺詐的成功法律訴訟使瓦格納在比特幣社區的信譽大跌。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成員傑夫-加爾茲克(JeffGarzik)表示:「人們對比特幣事件的認識存在誤區,虛擬貨幣並不意味著你就可以相信互聯網上的任何人。」
  沒人能像中本聰那樣得到比特幣粉絲的信任。儘管他依然保持著自己神秘的一貫作風,但他創造的世界卻面臨著崩盤的風險。有些比特幣用戶開始懷疑他在為美國中情局或美聯儲工作。還有人擔心比特幣是一個「龐氏騙局」,而中本聰就是比特幣事件中那個臭名昭著的金融巨騙伯納德-麥道夫(BernieMadoff),在比特幣不值錢時挖礦,然後坐等它升值。
  比特幣的鐵桿粉絲依然堅持著自己的信念,不只是對中本聰,也是對他建立的整個系統。但毫無疑問,除了鐵桿粉絲,偏執和內訌背後的東西更加脆弱,並且可能讓人徹底失望。比特幣使用者們畢竟要問:中本聰為什麼要放棄自己創造的世界?
  即便這些追隨者被中本聰拋棄,他們也不打算讓比特幣就此消失。即便比特幣的價值仍在下跌,但他們仍然在對這個脆弱的經濟體系進行投資。瓦格納已經號召參加「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示威者使用比特幣。隨著挖礦淘金熱的結束,一些「礦工」開始丟棄他們屢次升級後的專業挖礦設備。加爾茲克表示:「人們厭倦了高電費、高熱量和高噪音。越來越多的比特幣社區成員開始轉向基礎建設。」
  Mt.Gox開始進行POS硬體銷售;其他企業家開始開發類似PayPal的網上商戶服務;科羅拉多州的兩個傢伙都推出比特幣交易(BitcoinDeals),這是一個提供「超過一百萬個項目」的網上電子零售店。比特幣的隱形使用也日趨成熟:SilkRoad目前只是Tor「秘密互聯網」支持的網站之一,還有包括BlackMarketReloaded在內的其他黑市網站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走出幻覺破滅低潮期
  倫敦的比特幣核心開發成員埃米爾-塔基(AmirTaaki)表示:「你可以説,比特幣遵循了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的『炒作週期』(HypeCycle)規律」。這是一種技術在理論上從被採用到成熟的曲線,它始於技術萌芽期,然後經歷期望膨脹期、滑入幻覺破滅低潮期、隨後迎來復甦期、直到最後達到生產力成熟期。根據這一理論,比特幣正在爬出幻覺破滅低潮期,人們開始重視絕對可靠的代碼,拋棄人為因素和圍繞在這種因素周圍的動盪氛圍。
  除了最忠實的核心使用者,比特幣正遭受越來越多的質疑。經濟學家、諾貝爾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Krugman)撰文指出,比特幣的不穩定性導致了用戶的囤積行為。電子貨幣先驅兼諮詢師斯蒂凡-布蘭茲(StefanBrands)認為,比特幣的設計堪稱「聰明」,但整體設計基本上類似於「金字塔結構」,因此只會給早期的一批用戶帶來回報。
  布蘭茲指出:「我認為信用問題最終還是比特幣面臨的最大難題,因為這一貨幣的背後沒有任何支持。我知道這會存在一些爭議,因為我們已經基於法律機制建立起來了信用體系,但問題是這一體系適用於非兌現紙幣,而在比特幣整個設計中卻沒有得到體現。」
  如果中本聰能夠站出來回應這些質疑,那一定會很有趣,但遺憾的是他並沒有表態。他不回覆電子郵件,而有可能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都否認自己知情。安德烈森本人斷然否認他就是中本聰,並表示:「我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公開自己的真實身份,但我估計他不會這樣做。」
  薩博和戴威也分別否認他們是中本聰。而被確診為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的芬尼也通過電子郵件予以否認:「根據目前的情況,面對有限的壽命,對我來説透露姓名並沒有什麼損失,但我的確不是中本聰。」《紐約客》和《FastCompany》都已經針對這一謎團展開過調查,但除了猜測以外一無所獲。
  種種跡象表明,中本聰是一位接受過過時編程培訓的學者。塔基指出:「中本聰的註釋手法在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十分流行。他大約50歲左右,上下浮動在10歲以內。」有些人對自己的猜測相當自信。一位數字貨幣專家表示:「他最多擁有碩士學位。他顯然是比特幣的開發者之一。或許就是加文-安德烈森,看看他的背景就知道了。」
  致力於維護計算機安全的白帽黑客丹-卡明斯基(DanKaminsky)表示:「我懷疑中本聰是某個金融機構的一支小型團隊。我只是有這種感覺。他應該是一位與朋友共同完成這個項目的理學專家。」
  加爾茲克表示,現在鐵桿比特幣粉絲也停止了對中本聰身世的調查。他指出:「我們真的不在意誰是中本聰。」誰寫的代碼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代碼本身。在人們竊取、欺騙和拋棄比特幣使用者的同時,代碼本身卻是真實存在的。
編輯:遊戲臺編輯 聲明:CNTV遊戲臺登載此文處於傳遞信息之目的,絕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